576681_102682213203040_1441361349_n  

業務倪正仰很積極地與他們親近.拉攏關係,在我眼中是不屑壹顧的小事?我的想法是只要我業務成績好,能幫老闆賺錢,你怎麼搞又能奈我何?任何公司都希望用到能幫老闆賺錢的員工,只要我沒做偷雞摸狗的壞事,每個月的業績持續一定的水平,你怎麼說我又干我屁事?

 

嘴長在他身上,說三道四.顛倒是非.有智慧的人怎會輕易受他擺弄.進而影響我的工作,但事實往往並非如此,在他有心又刻意安排下;我不得已有天終於帶著那位YAMAHA的副理與倪正仰一同前去GayBar;

 

一到店內,找了一張桌子坐下以後,我特別跟那副理強調那天與他約法三章的事,他笑著說沒問題,反正只是來開眼界的,他只想看看這種場所有什麼不一樣.特殊的地方,我對店內的服務生點了兩杯雞尾酒.一杯果汁,請他先參觀一下店裡與其他娛樂場所有何不同之處?

 

我去跟老闆打聲招呼,馬上回來陪他們;不一會回到位子時,那副理已把酒喝完?我納悶地問他為何喝那麼快?難道想走了嗎?那副理卻回答說這又不是酒?我立即跟他說約法三章的事;他卻一反之前的允諾!

說出來玩就是要放鬆,他又是第一次來,不盡興未免太可惜?問我這裡有什麼酒可點;我覺得這樣做法有些不妥?便請服務生過來;對那副理與倪正仰說這部分的帳單我先結清,其餘要喝酒的事你問服務生>但要斟酌自己的酒量,別喝醉了!

 

我刻意用開玩笑的語氣提醒他>你如果被強姦了可別怪我! 那副理也嘻皮笑臉地打哈哈;就怕沒人看得上我,不然被強姦又會怎樣?人難免有第一次不是嗎?對這樣的人我又能有什麼辦法對付?只能在心中打出難看.難聽的字眼!

 

到了跳舞時間,他也到舞池裡混,那時他已稍有酒意;我緊跟在他身旁,怕他跌倒;沒料到慢舞音樂放起我要帶他回位子上時,他反而拉住我將我抱住?我要掙脫又怕他摔倒,只能安慰自己說:沒關係,一首音樂很快便結束了!

 

最糟糕的是他竟然要吻我?而且下半身是呈生理反應的狀態?我厭惡地掙開把他帶回座位,對業務倪正仰說他醉了,你要負責送他回家,我也累了要回去休息,帳單記得要結算清楚,二話不說的走到店門口搭上計程車便回三重的家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