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582_114639512007310_1250453959_n

繼父對知惠母親她們到家裡提及結婚的事;並未作任何回應>我不知道他的想法?從隨著母親當拖油瓶嫁給他,我從小便叫他爸爸,(小說中區分的原因是第二部裡會有另外的敘述)對父權的威嚴,那從小被灌輸的觀念,我未曾正面反抗過!

 

叛逆期的一些事只是消極的做法,基本上我是怕他的?為何如此我自己也不明白?那時他忙著監督公寓的進度,我與他本來就很難有互動的溝通;我沒追問他的意思,是想等過了農曆生日那個月,所有的事情確定以後;結婚這件事他應該沒有反對的理由,不管我是否他所生的孩子,男大當婚.女大當嫁.本就是正當的事情,況且母親都贊同他更沒說不的道理!

 

倒是母親一再問及:聘金.禮儀.她家的狀況等瑣事?我總覺得不知從何說起;畢竟從認識到正式談戀愛到要結婚,5年多太多故事.過程。

 

從認識她第一天;她留著過肩長髮,我心中早就認定她是我生命裡的另一半,到第二次剪成短髮,(那時她祖母尚未過世)住在店裡,每次她父母出差到日本,怕她無聊陪她聊天>電話一聊好幾個小時?

 

那模糊的時間帶!(友達以上.戀人未滿)長達將近兩年,到她大姐看不過去>用激將法才使我們表明態度,正式談戀愛時;家裡又發生壹些事情,這種種過程我該怎麼說才能讓母親了解?

 

我一直未對知惠表明的原因>並非年齡的問題;而是彼此生活環境懸殊,由於自卑.怕被人說我貪圖她家的錢?否則怎會與大我四歲的女孩談戀愛;(這是非常根深蒂固的社會價值觀)甚至遵守對她承諾,不能在婚前發生性關係!

 

談戀愛時也未想到她的類白血病>竟會在符仔籙降神.求藥而有具體的療效?這是西醫無法治療的病症?才會進而談到結婚的事;當初她父母未反對也是這個原因,畢竟當時誰都沒想到她的病可以治好?雖然花了為數不小的金錢,但只要她的病能治好,我相信她父母花再多的錢都願意!

 

成哥在一樓小吃店上班以後,到GayBar去玩的次數也變少了,只是之前有跟我跳舞.聊天的年輕朋友,有時會在我夜班總機值勤時打電話連絡;他們有人曾陪我一起走路回住的公寓,到GayBar去玩,有時太晚會乾脆到我那裡陪我聊天打發時間,等到白天再回家。

 

次數多了也熟捻了,有時剛好下班也不用再去接任白天音響店工作時,就在我住的地方睡覺,我也無妨,反正也沒做什麼?等睡醒了再看要去哪裡?也許買書.逛唱片行.或到知惠家陪她.有時她要去汐止.或要來三重;

 

若到三重我還會順道回家,等她事情辦妥再和她會合一起回去,有時難得她要到西門町,還是找我們興趣的書.唱片!現在想起我與知惠直到分手離開她,好像沒在外面正式的餐廳用餐過,到用餐時間都會在她家吃飯,難得她想吃什麼也是買回家!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