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8703_227816007306419_11251652_o

塑膠廠的作業員工作,在一個昏沉的早上,加齒輪油的工作流程中,不小心出了意外;我的左手掌被粗約三公分的撞針整個穿透,從虎口穿入再從小指掌緣穿出?整支撞針穿透卻沒傷到神經!送到醫院急救,清理傷口,醫護人員觀察傷口的形狀,問幫我送醫的老闆我受傷的整個情況;全都訝異得說不出話!

 

這樣的事發生幾乎是不可能的??撞針要穿透手掌之前,機器應該會先夾住手掌使我骨折或碎骨;但是卻幸運沒夾到!撞針前端是平頭三公分的圓徑,要插入軟肉的手掌,要多大的力道才能穿入?而穿入後竟直接從掌緣穿出?醫生詳細檢查確定,才說這根本不可能的事?竟然讓我遇上了,我的手掌就像穿了五公分的隧道,縫合幾十針我也不知道?我只記得那天我竟然未感到痛?

 

裹上石膏,打了破傷風的藥劑,拿了消炎藥回工廠,老闆要我回家好好休息,我真的為自己的疏忽感到抱歉與難過,卻只能照老闆指示回家休養;打電話給首都客運總站(西盛)問幾時發車,經過工廠時記得按喇叭叫我,這又是生命中另一段插曲:

 

當時西盛公寓興建是由三重幫主導,為了強調社區交通的方便性,只要是那裡的住民,不管有無設站牌,見到公車招手便可搭乘?我一向就是容易與人搭訕,溝通,當然也兼唬爛;日久生熟了,每個司機也都熟識我,所以常被二妹虧我:你這隻虎爛嘴喔???

 

當時我的生活模式是固定的!星期六跟朋友到Gay Bar去玩,然後打麻將,睡到中午過後,則到來來百貨附近獅子樓飲茶,接著到同志三溫暖玩;晚餐就在川菜街找不同的商家吃飯,回到家幾乎都是晚上九點過後,受傷那個星期與朋友見面時;手上裹著石膏,大家還擔心的問怎麼了,看我一副不痛不癢的模樣,年少輕狂的趣事就來了;大夥一一在石膏上簽名留念,還拱我去三溫暖,我是好玩的心態,當然就去了,至於有沒發生什麼,倒是讓人自己去猜想了!

 

小楊那時跟我已成莫逆之交,這是成哥感覺最好笑的事!我跟小楊不搭喀由來已久,兩人都互看對方不順眼,卻在一次三天兩夜的旅遊中,由於我們一胖一瘦,坐在同排的位置,上車過沒多久無聊找話題亂掰,卻不知怎的兩人竟聊不完?一趟旅程下來,兩個人好像恨不得把之前沒說的話一次補足,我記得那次成哥還笑罵我們,你們倆是哪根筋不對勁,以前碰到像仇人,現在竟然親熱得像愛人?

 

每當想起小楊我都會難過不已;生命中最瘋狂的種種,以及許多說不出口的悲傷與快樂,在他去逝後,即使年事已大,要寫到他我仍眼眶泛淚,他是我生命中的守護天使,我在同一年失去了母親與小楊,雖然表面上若無其事的生活,其實那種哭不出來的痛苦,又有誰了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