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聲明:blog所有創作皆是韓宏基個人獨自完成
一個愛滋感染者的生命故事!若需轉載.連結.列印.請透過信箱連絡,

               556677_515456208489377_2011606039_n  

雨!應該等會就停了吧?心裡雖這樣想著;雪倫並沒有起身離開的打算?拿起桌上的香菸繼續點燃一根;放下打火機的時候,眼角撇見隔壁桌的客人一臉厭惡的神情?雪倫假裝沒看見地拿起手機按下撥話鍵,仍是轉語音信箱的訊息?通話人的臉孔在手機螢幕上微笑著;好溫柔,好深情,也好假!

 

離開學校以後,雪倫從不曾再來過淡水;對於這裡的一切,雪倫刻意用忙碌的工作來遺忘,不到30歲的他,超越了同時進入公司的新進人員,跳升到主管的位置,原因就在雪倫把所有的時間全放在工作上,他沒有假日,公休的日子也在家裡上網尋找工作上所需的知識,三年多而已,雪倫意外地成了主管?

 

馬路上等綠燈的車輛排了一長龍,雪倫才意識到已經是下班時間了;黃昏的淡水總有種說不上來的美;即使現在居住的人口變多了,老街上的店也多開了許多家,但是雪倫的印象,卻還是停留在剛入學時,第一次和同學一起在漁人碼頭,看見夕陽緩緩沉入海面下,那種美到讓人感到害怕的美?

 

J終於從雪倫的記憶裡離開了,雪倫從沒想到自己能夠忘記他這件事?那個傷口太深了;深到連雪倫自己都不敢相信,才三年多;J竟然成了雪倫心裡一抹淡然的殘影?若不是手腕上還帶著當初J送給他的銀飾,雪倫幾乎忘了J的模樣?諷刺地刻著:forget me not!雪倫看著銀飾不自覺地笑了!

 

J到學校宿舍找雪倫那天晚上,雨也是淡淡地飄著?雪倫原本以為畢業考剛過;J是來找他一起出去吃飯?順便規劃畢業後到國外留學的事?當J對雪倫說起分手的時候,雪倫難以置信地看著J;J什麼話也不回答,不管雪倫如何追問,J只是低頭呢喃著說:對不起?

 

雪倫無法抑制地哭了,J陪著他在校園角落的椅子坐下,雪倫一直重複著一句話:為什麼?而J只是從背包拿出面紙遞給雪倫,雪倫不知講了幾次為什麼?J的回應卻也是只有那三個字:對不起?

 

雪倫起身走向漁人碼頭,經過自認為熟悉的店家,在雪倫畢業後也換人經營了?好快?雖是觀光街上強烈的競爭後遺症,雪倫心裡也認為自己都能夠把J忘了;那麼換老闆營業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J雖然那天晚上一直陪著他,雪倫卻不知眼前的J,從何時開始變成了過往的路人?那種陌生的感覺,好像四年來他所認識的J,是另外一個人?J的眼神還是很溫柔地看著他?雪倫卻無法從J的眼裡看到自己?

 

J陪他到天亮才離開,卻是好像終於鬆了一口氣的表情?雪倫叫住他想要J再陪他一會;J回首時;雪倫卻無法輕易地開口?J是陌生人的感覺如此強烈?雪倫奇怪自己怎會跟這個人相處四年?卻會是如此陌生?

 

雪倫順著河堤走往捷運站,雨後的空氣有點沉悶?雪倫在捷運站裡猶豫著不知要去哪裡?想起從進大學開始,到踏入社會這幾年;只在大學三年級時,約J一起回家過年以外,雪倫一直沒再回家過?

 

高一時母親意外地車禍身亡,雪倫尚未從失去母親的悲傷中走出來;父親卻已開始和繼母交往?當雪倫聽著父親說家裡需要有人打理時,雪倫警覺地望向父親的眼神,父親只是沉默地說對不起?便在高二那年的元旦跟繼母辦了結婚手續;雖沒有大肆鋪張,但也算是請了喜酒告知親友:我有新的老婆了!

 

雪倫在參加喜宴時,並沒有叛逆地做出一些行為,母親身故的保險金,受益人理所當然地是雪倫,雪倫滿18歲後,就能自由地運用那筆錢?雪倫乖巧地參加喜宴,卻在喜宴上做了決定;所以在大學入學時,寧可選擇高分錄取的日文系,當時雪倫想的就是離開家,到母親曾跟他說過最喜歡的國家:日本?

 

母親為什麼喜歡日本?雪倫也說不出來?印象裡母親的生活習慣,就一直是在類似日本的流行文化裡過生活,雪倫小時候最常看的是日本卡通?看日本漫畫?吃日本零食?聽日本音樂?日積月累的薰陶下成長了雪倫?所以雪倫柔順的外表下,很難被查覺到,雪倫其實有著很倔強的個性?

 

父親決定優退時,在高三上學期,雪倫無法理解地問父親:為什麼?父親只說年紀大了,想和繼母回老家埔里享受真正的家庭生活;雪倫更難以釋懷地想著;繼母平凡的外表,為何能讓父親放下高薪的經理職位,決定提早退休?

 

雪倫一直都很納悶,繼母並不漂亮,完全沒有第三者的條件;只是和父親相處時,雪倫總能感受到父親的笑聲多了?家裡確實有比較乾淨清爽,每天上下課,繼母總會不動聲色地幫雪倫準備一切?但這就是母親還在的時候所做的事,繼母做的又有什麼特別?

 

雪倫決定住在大學宿舍時,父親放心地舉家搬回埔里,暑假在埔里度過;雪倫這個在都市長大的孩子,對鄉下的純樸生活,反而當作是度假般看待?當時雪倫想的就是上大學後,再也不會回到這個家!

 

抱著從此要跟父親拉開距離的心情,雪倫大學時期的學費雖是父親出的錢;但生活費用都是雪倫自己負擔,母親留給她的錢數目不小,雪倫大二時便偶爾兼任家教,到學校附近的冷飲店打工,雖都是短期的兼職,卻對生活開銷不無小補,忙碌使得花錢的機會變少了;卻也讓雪倫與J的感情加溫。

 

從大一入學時與J同系,到公認的班對;雪倫與J的感情是漸進式地,先是互相認識,到跟同學一起相約出遊,J在雪倫眼中只是一個同學而已,只是J不愛多話,雪倫當時以為高帥的男孩,應該很自負吧?直到與J熟捻的大一下學期,雪倫才了解,原來J只是不愛在人多的時候多開口?

 

J的家庭環境小康,從小就是眾人眼中的好孩子,乖順.聽話,連進日文系也是照他父親的要求?J也沒有排斥?該修的學分也都讀得不錯,跟雪倫談話時,也都會用日語交雜聊天,正因為如此,雪倫才會在與J固定交往後,帶著J回到家過年,也讓父親知道J的存在,那時雪倫並未想到J竟會與他分手?

 

畢業前J來跟他說分手,雪倫叫住J時,J回首望向雪倫的眼神;一直讓雪倫無法釋懷?幾次在睡夢中醒來,J的眼睛裡,永遠都是雪倫看不見的自己?雪倫不想讓自己活在無止進的空蕩情緒,上網應徵進了公司;如果說雪倫的努力是為了忘記J,那麼J確實成了雪倫鞭策自己的原動力。

 

J的手機一直有在使用?只是從來不接雪倫的來電?雪倫不懂?但是語音信箱J的留言,永遠是溫柔的?雪倫進入公司後,偶爾打手機給J,J卻從未回電過?但是手機號碼3年多來,卻始終未曾更改? 雪倫看著手機裡與J的合照,那曾是計劃中的願景;卻在一夕之間消失了?三年了?好快?雪倫在忙碌的工作中漸漸地遺忘了J;卻仍是不死心地,把J的照片與手機號碼從通訊錄裡刪除?

 

本來預計要到日本留學的事情,已成了小孩般的夢想;雪倫把生活重心放在工作,即使到了現在,雪倫依然沒有心情去日本走走?父親在聽到雪倫不去日本留學的事,也沒有多問?只是希望雪倫能夠搬回家裡,在附近找份工作;父親只是說想跟雪倫多相聚一些日子?

 

聽到繼母打手機給雪倫,說起父親的身體情況,雪倫才恍然大悟,為什麼父親從不多過問雪倫的事情?雪倫打電話給父親,問他詳細的狀況?父親卻要雪倫別多掛心,要雪倫好好照顧自己?其餘的就不要想太多?

 

捷運車廂的人不多,雪倫在座位上沉思著,窗外是流串不息的燈海,台北的天空總是明亮的黑?永遠有著白夜的感覺?雪倫從捷運出口走回租屋的路上,忽然有種想回家的念頭?

 

巷口小吃店的老闆正坐在玄關椅上抽菸;看見雪倫來了,只是笑著跟雪倫打招呼,雪倫也習慣了老闆的作風;走進店裡找了位子便坐了下來,老闆抽完菸後問雪倫想吃什麼?雪倫也沒主意;請老闆幫他做決定。

 

為了工作方便,雪倫搬到這裡租屋已經三年多了,剛開始到店裡用餐,也只是下班晚了,附近的店家都休息了,只有老闆的店還開著?雪倫並沒有想到,這樣的小吃店,在台北竟然能夠生存?

 

老闆的率性跟不按牌理出牌,都是讓雪倫訝異的事,可是好吃卻是不爭的事實,相熟以後,雪倫有時假日不想待在租屋處,便會來店裡跟老闆聊天,老闆年紀看不出來,但從他聽的音樂年代,應該也是超過四十好幾了吧?

 

老闆把蛤蠣雞腿麵端給雪倫,自顧自地走到音響前,放起雪倫印象中母親時常聽的音樂,老闆略懂日文,但卻不學日文?雪倫眼裡的老闆,就是一個與社會脫節的怪咖?

 

老闆一個人生活,大部分的時間都待在店裡?休假日也很隨興?有時雪倫看見他跟其他客人聊天,也是很自然的說笑互謔,雪倫有時好奇問起老闆的私事?老闆也是一語帶過,反倒是雪倫自己,跟老闆說了許多與J的過去,還有為何離開家裡在外奮鬥的原因。

 

吃完麵,雪倫拿錢付帳,老闆問雪倫怎麼了?雪倫狐疑地望著老闆;老闆笑說:你平常用餐時總會跟我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話,今天靜靜地吃麵,吃完付帳也沒說話?這不是你平常的行為呀?有什麼事說來聽聽!

 

雪倫從皮包裡拿出香菸點燃;抽了幾口菸才把父親的事情說出來,老闆聽完雪倫的話,對著雪倫說:那就跟公司請假,回家多跟父親聚聚,很多事都可重來,只有生命是稍縱即逝,你也許無法接受母親過世後,父親接續弦的事實?但是;這是你父親的生活,你不能用你主觀的認知去排斥ㄚ?

 

雪倫沉默地看著老闆,想想也對;父親對自己上大學以後,很多事情都不過問?每個學期幫雪倫匯款付學費開銷,只會多寄給他,打電話確認雪倫收到後,也只是提醒他要把自己照顧好,有事一定要打電話回家!

 

大三那年帶J回家過年,跟J聊天時也沒多問其他的事情?當時的不以為意,現在聽老闆這樣說,雪倫才想到父親一直都很尊重雪倫的自我,比起J的家庭,雪倫突然覺得,J好像一直都是按照他父親所要求的生活模式在走?

 

雪倫看著手腕上(forget me not)的字眼,那種悵然若失卻無法形容?J已經從雪倫的記憶裡消失了?所有的過去只剩下這條銀飾手鍊,還有手機裡不變的電話號碼與照片?老闆說又想起他了?雪倫也不知該如何回答?摘下手鍊遞給老闆,雪倫說:你不是蠻喜歡這條手鍊?送給你吧!

 

老闆把菸熄掉對著雪倫說:這是你的記憶,你的愛情,你的故事,留著它,有天當你想起J時,至少還有可以回憶的東西?對我卻毫無意義,真正的勇敢,是面對而不是逃避!

 

老闆幫雪倫把手鍊重新戴在手上,對雪倫說:回家看看父親吧?一個人有很多路程要走,有許多事情要面對,學著放開主觀的想法,用另一種角度生活,也許你會發現,過去的傷痕其實並不是傷?而是成長該有的軌跡?

 

雪倫走到店門口,跟老闆笑著說:先回家了;我這幾天處理完公司的事,會請假回埔里陪我父親,你也要休息了吧?老闆搖搖手說:還沒有吶!還有幾個客人還沒來吃飯,晚點若確定不會來;再關門休息。

 

雪倫走在路上想著老闆說的話;也許過去的傷痕並不是傷?J一定有不能讓雪倫知道的痛?否則三年多來,不會仍保留著手機號碼不變?雪倫只執著在J不給他答案?但真正的答案也許J自己也不知道吧?

 

雪倫從浴室的鏡子裡凝視自己;用另一個角度生活?也許吧?回埔里陪父親幾天,再思考未來的方向也好,不論如何走?雪倫覺得該是跟J傳個訊息的時候了?

 

雪倫坐在客廳的沙發上,拿起手機寫下(forget me not)

J:謝謝你;陪我走一段路,過去的已經過了,那不是傷,是我們共有的回憶,有空見面吃個飯!

 

雪倫走到音響前放進CD片,音樂響起熟悉的旋律,雪倫從冰箱拿出咖啡,順手點起一支香菸,忍不住跟著歌聲哼著:

回憶最美好的是他還在心裡,忘了才是最可悲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7) 人氣()


留言列表 (7)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悄悄話
  • 好心人
  • 回復留言也要小心,網路上不擇手段想利用他人或曲力易粉多,寧可打錯別字,也別太真心回花!
  • 舊書二手書尋訪者
  • 輕輕淡淡中,對不起與謝謝交織,愛始終活絡在心裡最深處。
  • 1958是我出生的年份,這是我最幸運的地方,我的小說是自傳式的小說,即使這篇也有我出現其中,我的成長過程與身分背景,剛好是民國元年至今的時代故事,我現在需有人幫忙把我在關愛的東西取回,若有意合作,可發我信箱與我連絡,很多事情我的想法與人不同,我仍然有我的計劃,只是需找熟悉電腦操作的人合作,我的文章被轉載到許多網站或網頁,我想架站,申請著作權,把各項文章分類,那是我成長的年代,我所受的教育,給我該有的觀念,也許你不相信我的故事,但努力永遠是不變的法則!感謝你來賞文!^^

    韓宏基/小龜的家 於 2014/03/30 14:30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
  • 這次的13單篇微小說 我也喜歡他單單短篇的餘味
    雖短卻耐人尋味 彷彿說著什麼 卻又不把話說盡
    留給觀者自行去體會這當中的奧義
    只是有時候我並不能明確的看懂 龜拔詮釋文體背後一針見血的真正想法
    只能用自己的思維去迴響~~~^^

    我的留言變廣告留言這很正常
    因為痞客的後台還算強
    像我這樣改的沒名.沒姓.沒圖搞隱居狀態
    通常回被歸類為 路人甲乙
    我聽到這樣的狀況也不覺突兀~~
    所以謝謝龜拔還特地去後台把這則留言撈回來 讓他重見天日 ㄏㄏ

    網路有它的單純也有它的複雜 因為人雜
    所以到頭來我還比較喜歡當個隱者
    厭倦了這裡頭的人際與虛假
    也想讓腦筋化繁為簡~~~
    如此我選擇了一片空白 不依舊存在這空間.....




  • 我想表達的其實很簡單,就是網路最簡單的迷思,每個人都隱藏自我在網海裡;這篇是要提醒尊重別人的想法與生活方式,劇情的鋪陳全糾結在觀看的角度衡量?那些未寫明白的部份,就是要讓人去想像與思考,自己如果是劇中人?會做怎樣的決定?這系列人生之門都是要由閱讀的人去決定結局?2:那篇也是如此;所以速度快慢很難定調?

    韓宏基/小龜的家 於 2014/04/07 00:0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