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_22_l     album_23_l      album_24_l  

將近過年時,小莊對我說會返家過年,我們住在一起還不到兩個月,不過彼此之間相處還算不錯,我問他是否要帶些東西回去,例如年節應景的零食之類的?他也沒說什麼?我心想反正父母.賭場.家裡都要準備,多買總是沒錯?跟成哥相約到迪化街買年貨,還分兩次去買足!

 

母親的債務陸續地還清幾筆,但身上總要留些賭場的週轉金;那時最特別的:是一些跟母親同輩的人,看我們兄妹還債的情形很有信用,態度也很誠懇,有時私底下還會問我錢夠用嗎?不夠的話可以不算利息借我,我很感謝他們的好意,但都一一婉拒了。

 

接著下來好玩的事情便發生了?少數幾個長輩,有些標會的金錢數目太大,不想讓子女知道,便要我替他們保管?我拒絕時乾媽還對我說:這是你讓人心疼的原因,你就是乖,幫阿姨保管錢是幫他們的忙,你值得信任才會拜託你,反正我們的年紀不會看錯人,你照做就對了?

 

所以開賭場第一年過年,我銀行與郵局的存款簿上,都有六位數的數字,這對賭場週轉金的運用有莫大的助益,我對母親談到此事,她的口頭禪又出來了;說從沒看過開賭場人,會有賭客把錢寄放?但不用擔心週轉的問題;對賭場的經營,確實有很大的幫助!

 

小莊領了年終獎金準備回家過年,我把要讓他帶回去的禮物打包,他拿了兩千元給我,我說不用,他誤以為我嫌錢太少,又要再多拿?我跟他開玩笑說是給丈母娘的!他的表情有點生氣,卻又不敢發作;我想這種事別太推託;轉口說你要給我紅包啊,叫他把錢裝進紅包袋,算是給我的壓歲錢!

 

男人有時真的就像小孩子一般,不管性別的態度如何,有某些部分還是執著的?當他把紅包拿給我時,我對著紅包親一下,他開心的大笑?滿足了他男性的優越感,也補足了他一直覺得,他在這個家的地位上的弱勢;

 

除夕回父母家過年,幫母親煮幾道菜,包幾個紅包給他們,準備要回賭場開班;母親問我紅包準備夠不夠?我說應該沒問題吧?八點多到賭場場時,顧場歐巴桑叫我去燒紙錢,招呼賭客過來,不到十一點以三桌全滿?還有賭客陸續上門拜年,這時已開始有人鼓勵我多開一兩桌?

 

我問顧場歐巴桑意見,房東剛好過來,看見賭客如此多也吃了一驚,就很幫忙地在前廳及樓梯間各多擺上一桌,賭客中有較年輕的,便有人提議玩400底的?我沒料到這事,打電話要問母親意見,顧場歐巴桑說不用問了,要玩大湊成一桌就可以了,過年賭場慣例沒人會開口借錢,開桌就可以了!

 

我想這種事情聽她的話錯不了,我把想賭大的賭客湊成一桌,未料賭大的客人到半夜已變成兩桌!早上九點收班結帳,已發的紅包人名記在小本子,移交給另一組人;結算抽頭金額時,連我都沒想到差這麼多?只打了半天的時間,竟然超過六萬元!我多給歐巴桑小費,她也很高興地收下了!

 

交接完畢後,我先回母親那裡,對她說昨夜有人玩400底,並且還到兩桌,母親好奇地問到底昨天生意如何?我跟她說總共開了五桌,母親很訝異地說:哪有這麼多人?我說我也不知道,但絕大部分是熟人,紅包就發了五十個以上,有帶小孩子來的,每個小孩子也都有發紅包?

 

母親說我這樣做就對了,帶小孩來的賭客就是衝著紅包來的,你不計較,才拉得住他們的心,我說我還多給歐巴桑小費的事,母親就說生意好,多賺錢,顧場的人也比較累,過年大家高興就好,不過抽頭金超過六萬?倒是讓她很吃驚的事!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