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bum_07_l      album_08_l      album_09_l

我總是喜歡嘗試不同的事物;感情的世界是我心中的秘密花園,在那裡只盛開一朵永不凋謝的玫瑰!那透明的藍猶如晶瑩的鑽石,美得捨不得枯委?卻又冰冷得不願別人觸及?小莊不幸地闖進;他的孝順單純,是我一直認為,對他!我有種不該如何放手的責任感?

 

開賭場初期時還可斷續的見面,到賭場生意變好,見面時間便少了;那時我還不曾帶他去GayBar,只是有時跟成哥相約出外遊玩,便帶他一同前往,但他總無法融入?只有與我單獨相處;才會見到開心的笑容?

 

本想隨著時間會逐漸轉淡的執著情感,我用了相同模式處理,某個周六我跟成哥說好帶小莊去GayBar,要讓他開開眼界,成哥還善意地問說:這樣的做法好嗎?其實我心裡仍舊害怕別人的愛?如果可以讓他轉移注意力,有了新的對象,也許便能如我所想般:變心>移情別戀>離開!劃下句點。

 

那天去到GayBar,跟小莊兩人到達時,成哥一夥人已在場了,每次到GarBar我們都是開酒,但真正喝酒卻沒幾個?小莊是原住民,喝酒本是家常;成哥一夥人笑著說:好不容易能有個會喝酒的人加入?我一如以往上台唱歌,留小莊跟成哥他們坐在那裡哈啦!

 

到了跳舞時間,我找小莊下舞池跳舞;他說害羞不敢下去,我便留他在座位上喝酒,跟著音樂擺動身體;成哥的表情是種類似捉狹的模樣:意思我又來這套?我故意視若無睹轉過身去,沒想到竟然見到吳澤斌?

 

他與一個年紀與我相比,多約幾歲的男人剛走進來;服務生帶他們到座位時,他並未注意到我,他與那個人點好飲料,便要走入舞池;我躲在成哥背後,俏俏地走進廁所;心中的感受是痛?是傷?是猶如被人用力在心臟插上一刀的感覺?我無法克制地掉下眼淚?

 

在吳澤斌逐漸地不再連絡時,我心裡還在慶幸,自己的做法是對的?我的漸行漸遠,就是要讓他轉頭,回到他女朋友身邊,過著正常人的生活,有時想起我的決定,在別人眼中也許虛假得可笑;但我知道我的做法是對他最好的方式,喜歡一個人或愛一個人,放手也是一種表達???

 

我再度踏入舞池,刻意大聲地笑著?跑到座位硬把小莊拉到舞池;小莊不自然地同手同腳擺動著,吳澤斌這時已看見我,他靦腆地低下頭?我也裝作毫不在意?成哥發覺我不對勁?這時他才見到吳澤斌?嘟嘴向我示意,我眼波流動底微笑著;原來!我還是錯了!而且毫不自知!!!

 

那天晚上回到小莊的工廠,我近乎凌虐底玩控小莊的身體?那麼貪婪地玩弄?可是小莊卻盡興配合著?彷彿我這樣的行為,就是證明我對他的愛?他的逢迎,更加深我的罪惡感!相隔沒幾天;我到小莊工廠住宿時,便順口提起,假如住在一起的可能性?小莊只用款款深情的眼睛看我?

 

也是時機湊巧,當時的賭客中;有一個阿姨家剛好要出租,我跟她問到租金的事,她問清楚是我要承租,開出的價錢稍嫌貴了點,原本還想再多做考慮;卻為了小妹的事,我再次與繼父發生衝突!那天晚上母親對我道歉:說不該帶我離開林家,我邊哭邊說:我從不曾埋怨過,只是這個家,我已待不下去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