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聲明:blog所有創作皆是韓宏基個人獨自完成
一個愛滋感染者的生命故事!若需轉載.連結.列印.請透過信箱連絡,

299040_531657426869255_2053467928_n  

     倉皇地逃出戲院;我心中仍怦怦然的不知為何?我從未想過在我生長.熟悉的生活區塊,會有這種事情發生!在民國70年代;社會大眾對性的觀念雖已較為開放,但對同志的看法仍停留在不對.不正常.骯髒的.刻板印象;一般人談到同志的形容詞:都屬於極其刺耳.難聽的言語,對這樣的性傾向應該總是盡量的想辦法隱瞞,況且是在戲院這樣的公共場所?作出這樣的行為!不僅與我的道德觀相違背;更顛覆我對同性情愫這種事情的看法,看他們幾個人那種旁若無人大膽的行徑,仿彿這種事本就是司空見慣;我快速離開時的場景:已超過之前所曾看過的色情片總和?那樣的年代、那樣的年紀怎堪忍受這般瘋狂.刺激的事?我站在戲院門口,距離與陳小霞約好的時間還早,我也不知何去何從;想了一會,不如去對街重新路上文海書局逛逛,看是否有新出版的推理小說?正要往前走時,才注意到身旁好像有人在注視!我用眼角餘光稍為瞄一下,是個矮矮的中年男子,還捅著啤酒肚;我也不以為意,三重這樣的人滿街都是,許多北上討生活的人,不是在工廠上班,便是從事與建築行業相關的工作,穿著也都大同小異,若是三重在地生活成長的住民,外表的打扮很明顯即可看出?我往前走到十字路口,等著紅綠燈;那人卻尾隨著我跟上來?我好奇他要幹什麼?綠燈亮了,我也沒馬上開步向前,我看著他>他看著我<僵持了多久已無法形容?下一個綠燈亮時,我正要離開;他唐突地忽然冒出一句話:You Want Fuck(請直繹為台語)?

      我佂怔的望著他!找不到適當的話回應;才剛經歷了電影院裡令人駭然的場景,心中仍是一陣慌亂之際,被一個其貌不揚的人跟隨本不當他是一回事,他與我對望時,我心裡只是好奇他的動機?根本不做它想;沒有料到他會如此突然地說出這樣的話?短短未到兩個小時的過程;我有如暫時被人抽離出現實的生活,彷彿我是另一個我?一個我所不認識的我?我佇立著還沒開口回答,他迫不及待地猶若我會逃離;又接著說:要的話我們先去吃飯、再到我家去;前面正義北路那家可利亞火鍋很有名,生意很好,我帶你去吃吃看?聊聊天,你會不會喝酒?一連串的話說下來,根本不容我作任何反應,也不顧及我的感受,就要拉住我的手往前走?我往後退了一步,究竟是鬼使神差;還是鬼迷心竅?綠燈再度亮起時,我已跟他一併走在正義北路上?沒幾分鐘後我們就在可利亞火鍋餐廳裡面聊起來了! 在吃著火鍋時;我發覺他並未動什麼食物?好奇地問他為何不吃東西,他很直接的答說其實他根本不餓!只是怕我走開,又想不出什麼話留住我,才會想到要請我吃飯!我訝異他的回答.接著說這一頓飯吃下來;包括你喝的酒少說也將近一千元,他說他根本想不到用什麼方法與我攀談;跟我講那句話時,也沒考慮太多!只要能吸引我的注意>他連小學都沒畢業;能講出的體面話真的不多,還問我有沒被他的話嚇到?跟他對談時我們一直用台語交談;接近與陳小霞約定的時間,我對他說跟人有約要先走了;改天有空再回請你?他用不捨的語氣癡癡地看我說:你是否朋友很多?我笑著解釋是跟陳小霞有約.她是做音樂的!我怎麼可能朋友很多?我已跟你說過有女朋友就快結婚了!不過真的很佩服你有勇氣敢這樣對我說話,三重是個龍蛇混雜的地方,我的外表在陌生人來看:如果不是警察便是個流氓?你也不怕被打或發生事情?他仍舊一副失落的表情;看著我說真的一定要走嗎?難道無法改天再約她?我看他那可憐又無助的模樣,不知從何而來的想法,就說:那我先去打個電話,看結果如何再作決定?他馬上換個表情高興的說:那你去打電話看看?我請服務生先來結帳,等你打了電話.如果可以便回我家好不好?

      我走到餐廳外打公共電話到吉普賽西餐廳找陳小霞;剛好是她接的?我對她解釋因為臨時有事、是否能改天再約時間見面?她不置可否地說沒關係;等我有空再去,她大部分時間都在西餐廳!只是要來之前打電話確認便可;掛斷電話那人卻站在我身後?問我可以嗎?我覺得這就是所謂的歧路.命運?好幾部電影都演過類似的情節>意外的旅客;向左走.向右走;人的一生會面臨多少選擇並不一定?但在當時你做的任何決定,都有可能改變你人生的道路!我在決定與那人回家之前;有太多機會做不同的選擇?可是我卻一步一步走向錯誤的道路;我人生中有太多分岔點>每次我都率性地處理?當然這其中有些是我在25歲時;因為放棄了自己的人生,從那以後我從未想到,我要怎麼活?我只是隨遇而安過著各種不同的方式,換過許多不同的工作,慶幸我雖放逐了自己,但在某些部分不為人知的心靈角落,我把自己的感情.操守全部固守在那段時間裡?

      話說回來很多事情的發生就是如此這般的巧合?沒有認識紀宏仁就不會認識凃惠源;沒有凃惠源對我的認可也不會熱心引薦我與陳小霞聯絡;沒有太早起床就不會想到回家;如果父母在家;我也不會有時間去看電影?如果戲院人不多;我也不可能坐到二樓?如果看見那人做出不雅的動作馬上走開,就不會看到那叫人心亂如麻的場景,在慌亂迷惑的當時,如果不因為好奇也不會與他認識?如果沒有他莽撞的第一句話;也不會吸引我的注意;如果沒有他那麼強烈的愛,我也不可能在繼父反對我的婚事,與知惠溝通有問題時,把他當成避風港來逃避現實所付予的壓力,這所有的種種事情,少一個環節,都不可能更改我與知惠的人生!然而偏偏這些事全湊在一起;最重要的如果我不是因為從小生活的環境,看到許多鄰居的變化狀況!沒有生父.繼父的認知差距,我可能也不會如此輕易放棄自己的幸福,反而應該為了與知惠的未來據理力爭?這太多的如果環環相扣,在30年後的寫小說的現在:只有真實的還原當初;為自己所做的決定擔起應有的責任!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