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5197_365775746845783_1968814028_o  

     那天回到家,我不知要向誰說出心中的感受,平常的日子我的作息是固定的(那時已厭倦男性的交往方式與味道)1977年日本音樂界各種類型的音樂開始逐漸分出不同的方向,我家附近的培真幼稚園正準備拆掉改建公寓,我在幼稚園的草坪上走著;想到什麼歌曲就唱>>>天色快破曉了,才回去睡覺!那天晚上我才明白,一路走來歷經的事.物.所有的學習與求知慾的探索;那些茫然無知的徬徨;只是為了我們的相遇鋪陳與安排;在那一瞬間>我忽然明白了;成長的辛酸.痛苦只不過是回憶罷了!我想到陳太極對我的善意;那冰冷的雙手被他呵護的溫暖!寫下了(冬季)那首歌>>>>>

     上班一段時間,老闆發覺我跟客人的互動讓店裡的生意有不同以往的雙向發展,民國66年後火車站的商圈與西門町不同的地方在於它是概括了從寧夏路夜市到圓環>迪化街布行延伸到塔城街.延平北路以至長安西路這樣縱橫交錯商機龐大的商圈;從早到晚都有人潮.商店.從批發到小賣.食衣住行任何行業都有人在經營!?!雖然現在已沒落許多>但那時能夠買進口音響的人,就是你看不出來的人???附近住家別看他們穿得普通至少都有千萬以上的身價,二樓音響的客人本來很少買台版製品.卻因為跟我互動頻繁.也逐漸會購買,住附近的年輕人本來不上二樓的?也因為我的介紹而向老闆添購較好的音響,老闆有時會要我陪他一起送貨,我也逐步學習對高級音響的認知!

    認識知惠幾天後她又來到唱片行>但她卻把長髮剪了?我問她怎麼了!她笑著說因為天氣熱;我並沒追問下去,那天我們的話題還是在日本音樂上打轉,聊到粉紅姐妹.澤田研二.山口百惠.西城秀樹.五木寬.八代亞紀.石川小百合.1977那年日本音樂界真是百花綻放;我們絲毫沒在意他人的眼光。聊到她說要回家煮飯(她住松山)她離開後>至少不下十幾個人刻意來問我>用他們各自的方式;我卻不知該如何回答?至少當時的我不懂得應付的方法!我只記得她要我有空打電話給她;老闆娘晚上問我這是上次那個女孩子嗎?怎麼頭髮剪短了!我說我不知道,我把聊天的內容一五一十的說出來,老闆娘說她幾歲你都不知道還跟人家聊那麼久?後來我才知道她年紀大我四歲(當時女大男小還未被社會普遍的接受?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