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22_04.25.56.jpg  

既然是賭氣寫的文章,乾脆就寫個夠;今天是痞客邦的熄燈日(愛地球)其實我真的搞不懂我到底是用什麼帳號在痞客邦寫作?很多資料被竄改?沒上傳的自己上傳?被竄改的都是與我個資有關?我在民國98年才感染愛滋,民國102年7月12日才有第一個信箱;這些都是事實,但網路許多資料卻都不相符?我只會寫,其他的應該都有網站在連結轉檔吧...

既然是熄燈日,那就摸黑來寫吧!先寫個笑話,由於轉換工作,要玩機會變少了,那時國王戲院改建,中興橋擴寬,忠孝橋下的堤防住著許多外勞.原住民.來堤防停車的司機也少了許多,我也懶得去了;假日有空都與成哥他們相聚,各自散開時,我偶爾會到衡陽路買書,順道去新公園走走...

很難得看到這樣的男人,成熟.魁梧.說話很溫柔卻不帶娘氣.毛髮濃密到不輸老外,我是在音樂台與他對上眼,聊了將近一小時,很難有人能跟我東南西北亂扯而跟得上我的TON,我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剝;他說到我家吧?在出口處搭了計程車,路很近,就在濟南路的巷子,他家很大很寬敞,他問我要不要先洗澡?我說一起洗吧!他沒吭聲?直接帶我走入房間...

好大的雙人床,房間佈置很典雅,我坐在床沿,他把上衣脫掉;性感的胸毛長得好均勻,我忍不住就勃起了!自己也開始脫衣服,他脫掉長褲時,腿毛更是濃密到讓我想把他全身舔個夠;他忽然說:我先把燈關了~我已經全身脫光赤裸裸地等著;他站在我面前,我貪婪地舔他的身體,體毛濃密男人身上特有的體味讓我興奮到極點!我扯下他的內褲;腹部毛更多!但是忽然一陣晴天霹靂???天ㄚ!那是什麼?一根指頭?硬梆梆的小指頭?老天爺竟然開這種玩笑?萬中無一的好男人?竟然多了一根小指頭長在胯下?這個玩笑未免太過頭了吧?

我不用說我怎麼熬過那天的經驗;但從那次以後,我對男人開始有新的定義,沒有人是完美的,再好;也要有根屌ㄚ!不是嗎?

言歸正傳;當時寶園戲院成了新的聖地,靠近三和夜市,看電影餓了還可以出來吃東西再進去;老闆本來並不知道戲院有人在亂搞;是有些客人看不過去跟老闆說起這件事,因為廁所的木門都被人挖洞偷窺!看電影興奮到受不了,去廁所關門自己手淫很正常,就是有些心理變態的同志會去把木門挖洞偷窺,有些排同的人當然會受不了;老闆才知道這件事情~

不過寶園戲院的廁所都清理得很乾淨,外面有販賣飲料與零食,有時口渴無聊倒是很方便!全盛時期正好是我工作最忙碌的五年多;因為忙,一有空就要玩到盡興;我有射精遲緩症,除非我自己願意射出,否則搞幾個算幾個完全不當一回事~

在那邊遇到奇奇怪怪的性癖好也最多,有人喜歡在廁所打手槍,但卻不讓人碰觸也不射出,就是喜歡暴露自己的性器官,在廁所的時間比看電影時間還多?有人則是很乾脆,一進入電影院找個比較暗的位子坐下,就把下體脫個精光,雞巴翹得高高的?他也不手淫?有人靠過去他就幫人吹喇吧,別人要摸他下體他絕對不肯?長得壯碩又男性化,就是愛吃雞巴!好像做口碑一般,來者不拒就是了...

還有故意躺在椅子上的,你以為他在睡覺;但只要敢碰他,就會發現他馬上有反應!無論什麼方式他全都配合;想幹他就幹,想吃他的雞巴他也不拒絕,幾個人一起玩他他也配合到底,標準的性玩具!第一次玩他就是如此;但應該是真的第一次吧?因為那天我幹到他爽到射精,還有另外兩個男的把精液射入他嘴巴,我並沒有出來,到廁所清洗雞巴時,他在旁邊清理自己,我覺得口渴要到販賣處買飲料喝;他突然親了我臉頰?還說了句:謝謝你!當時只覺得好窘~把人幹到說謝謝算什麼ㄚ???

那天寫到眼睛累了便停筆了;其實寫這種色情文章真的是賭氣寫的,這類文章網路上很多,寫這個對我而言沒什麼意思;就像我們看AV影片,應該沒有人會被感動吧?桿動個不停才是最可能的事;桿的意思當然指的槍桿

這應該是最後一篇了,我刻意用第一人稱敘述,就是強調這是類似AV的情境,我特地歸類於(笑談生活大小事)是我有點偏執狂,十三這個數字是很特別的數字,7+6,七是外國人最迷信的幸運數字,六是中國人最喜歡的數字,因為都是自己寫的,哪些寫到十三只有自己最清楚!

繼續原本的文章;當時寶園戲院人很多也不清場,廁所也都隨時整理得很乾淨,我會到Gay Bar放風聲,同志去的人就更多了,但相同的是有些異性戀也會到那裡找人發洩;畢竟那種年代,女性還不時興幫男人口交~

因為是在地三重人,有些人我都見過或認識,該說的是一些比較特別的;有次在位子坐下時,發現旁邊有個與我年紀相當的男人,服裝很整齊,是那種結實胖胖的身形,我坐在他旁邊也不覺得異樣,沒多久我到廁所小便,正在洗手時他進來了?亮燈的情況下看他又不一樣了~臉是那種男性化斯文的臉;讓人看了很順眼,訝異的是他小便只是裝樣子;掏出的生殖器是硬挺的?我看著他同時,他進了有門的廁所卻未關門?只見他長褲蹆下拉下內褲,一副請君入甕的神情~

我當然沒放過這樣的機會,應該是已婚的男人吧?我一跟進他便把門上鎖;要我幫他口交?腹部的毛多的不像話,東方人毛多與西方人不同,都是直又濃密,當然過程就不用寫了;特殊之處在他的那根屌,別想太多;不是什麼又大又粗,是那支陰莖有一半以上都長滿濃密的毛!那時我的第一個念頭,就是當他老婆一定很幸福!保證不會偷情,跟他做愛等於是拿一支牙刷在身體裡攪和,那種快感哪個女人會想再跟別的男人上床?而且他的尺吋很標準,真的是天賦異稟...

另外一個則是標準的偷窺癖,他沒跟人玩,都是看著他人裸露下體,但他從未做出任何動作?某次又看見他時,有個人手淫讓他看,他那種強忍性慾的表情很好笑!那個手淫的男人更誇張,站起身子把屁股朝向他;他一直想伸手去摸又不敢的樣子?那人乾脆跨開腳站著?只見他一直朝著屁眼看?終於受不了時,他摸著那個男人的屁股把屁眼撐開,一直看著!好似恨不得能看到更裡面?裡面有什麼?塞啦!當那個男人手淫到射出時,他就像卡通人物般眼睛快突出來了!那個人高潮後穿上褲子走了,很正常吧?他又去尋找別的目標;仍是相同的場景再來一次?我那天真的很好奇他能忍多久?可惜當時我在宏塑當業務生管,隨身要帶著公司配給的B.B.Call,有事情就算休假也要回Call,那天我又趕回公司加班,所以結果如何只有???

另一次體驗就很棒;當時剛離職沒多久,我買了愛吃的零嘴到戲院去,色情電影我看了也不過爾爾,重點在找發洩的對象,我的前排位置有個很棒的男人,黝黑的膚色,男性化的臉有些許鬍渣,身材很壯碩,他穿著整套運動衫,敞開外衣的背心下厚實的胸肌,不是那種刻意鍛鍊的形狀,我覺得單只是看就很好了;零嘴吃完時,我到廁所洗手,走到販賣處買了一罐藍山咖啡,要回到原本位子時,只見那個人已經把褲子拉下!

他並沒有任何動作,但硬挺又粗大的屌一翹一翹個不停?算是超出一般尺寸的雞巴!!!我沒料到他這麼放得開?因為他位子不遠處有小燈泡的微光亮著,排斥的人應該很反感才對?但他的尺吋真的算大的,又一直翹動不停地抖著?他要我坐他旁邊,伸手摸他還感覺那支屌自己不停的動著?就像去市場看見賣饅魚的人,要抓鰻魚時的感受...

他說到廁所玩?我們一進去他就迫不及待地關門;一下子就脫個精光!我先幫他口交沒多久,他就蹲下來幫我脫下褲子,其實我早就是勃起狀態了,他含到整支雞巴都是口水後,把背部朝向我,用手握著我的雞巴就朝屁眼插入 !標準的一桿到底!真的無法形容這樣的刺激感;一個比我高壯的男人,正不停扭動屁股讓我插他?他的陽具已經都是前列腺液體,我邊插他屁眼,邊用手擼動他的雞巴,真的是爽到不行!

我一直有在注意是否有人偷窺?果然有眼睛出現在孔洞?我想拿紙巾把洞塞住,他低聲說不用?反而轉身面對廁所門?全身赤裸的他,猶如拍A片的動作;孔洞的位置剛好正對著雞巴~既然那麼激情,我把長褲內褲全放進背包後;雙腳也比較靈活,很難說那種感受,一個比我還壯碩的男人,竟然如此享受被插入的感覺?

我想偷窺的人也受不了吧?木門響起敲門聲?幹嘛!這麼窄的空間哪容得下第三人?敲了兩次以後又再蹲下偷窺;大概有人進入廁所要小便吧?有聽到腳步聲,好像他躲進隔壁間的廁所?可能真的很爽吧?被我插入的男人忍不住低聲呻吟;只見孔洞又出現另一個人的眼睛?隔壁的人自己已經受不了在手淫;還刻意ㄣㄣ地發出聲音~我只知道我是不會射出的,但一般人被不停抽插個十分鐘以上,再被人不停挑逗哪可能受得了?果然他射出了!精液噴在木門上許多;幸好他沒對準孔洞射;否則偷窺的人不就如閩南語嘲謔的:眼睛糊到洨...

既然他已經達到高潮了,我要抽出陰莖卻被他檔住了?可是手上黏呼呼的很不舒服,背包放在地下拿不到濕紙巾;他好像知道的樣子?將我的手放進嘴巴舔著...隔壁仍有聲音傳來?孔洞的眼睛不見了?一陣敲門聲後,門開了又關起來;可能真的被刺激到了!吸吮的聲音不斷~我突然有個感覺;我是在做苦工嗎?不過算是快樂的工作吧?能幹到這樣的男人真是幸運!可能他以為也要讓我滿足吧?怎麼可能ㄚ!就算再玩三小時我也不可能自行射出啊!

這樣持續抽動著,我心裡的小惡魔跑出來了!既然你喜歡,那我就讓你爽個夠;我讓他換方向別再面對門的方向,讓他把屁股抬高一點,這樣我用力也比較輕鬆,真的很佩服這些人,幹越大力他越舒服?其實射出後,一般人再被插入並不是那麼爽,我自己就完全無法接受,但他卻又開始自己手淫,我雙手捏著他乳頭,有點惡作劇似的用力;但他好像更舒服地扭動臀部?不知過了多久?隔壁的門已經響起打開的聲音,我仍然繼續惡整他;幹到他好像受不了的雙腿直抖???

好像他又要出來了?只覺肛門又一陣緊縮?果然他又出來了~應該可以走人了吧?我拔出陰莖時,幸好很乾淨,要拿背包裡的濕紙巾擦拭,他面向我蹲下來張嘴含住我的雞巴,壯碩的肩膀,黝黑的皮膚,全身赤裸的含著我的雞巴吸吮;我好像有感覺了?要他張開嘴摸弄他的鬍渣,沒多久就把精液射進他嘴巴裡...

各自穿好衣褲後我要他先出去,我走出來時他還在?我笑著看他;把手洗乾淨時,他問我有沒有電話?我住在家裡哪敢給他?我說沒有,他如果有就留給我吧?他面有難色;唉~又是一個結了婚的男人,那還能做什麼...

年輕時的我真的什麼樣的事情都遇過,只是對雜交並不感興趣;哪有這麼多喜歡的男人可同時做愛配合?女乳症?射精遲緩症?這些都是現在醫學發達才研究出來的;但這也是我一再被人騷擾的主要因素,加上聲音的特質,到底是好或不好也說不上來~但是搭公車會遇到,走在路上也會有人跟?刺激嗎?當偶然變成時常發生就不是刺激了...

以前社會封閉,同志在感情尋求慰藉很困難,性還比較容易點;現在網路發達,社會風氣也變了,這三篇嘔氣寫的小說算結束了,這真的不是我愛寫的東西;成哥與我認識三十年以上,也不是很清楚我真正喜歡的類型,但感染愛滋以後,我就不再與人有身體接觸是我自己的決定,任何人都該為自己的選擇負責,也沒權利隨便指責他人的不是,人生猶如多岔的路口,年輕走錯路還有體力再從頭來過;當時間不再給你機會選擇你總該學習面對真正的自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