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042 hc0003  

何必呢?這種事情拿出來說不大好吧?志文電話裡跟鴻文說:你老婆鬧著要離婚;當然她會受不了這種打擊,也該怪你自己太不小心,為什麼在皮夾裡藏著SD卡?保存那些照片?

我當然知道你是被迫結婚的,你喜歡男人我一直都知道,當時讀書時住同一寢室,你好幾次趁我睡覺時,偷摸我的下體,還幫我口交,我都假裝不知道,後來你還藉口同學借住幾天?卻在寢室大玩肛交,那天我喝醉了,你們嗨到床板聲音誇張到吵醒我,我不高興才會起來,鴻文你真的......

鴻文走在林森北路六條通附近,到便利商店買了包香菸,連喝啤酒的心情都沒有;離婚對他是一種解脫,但如何向父母解釋離婚的理由,小孩才剛上幼稚園中班,宜欣把他帶回娘家,擺明就是孩子要跟著她,父母怎會答應?

選擇婚姻便是為了滿足父母傳宗接代的期望,決定脫離同志圈的生活時,鴻文很怕自己無法接受女性的身體,那段時間他開始嘗試與女人有身體接觸,發覺自己還能適應,才會與宜欣繼續交往。

 

宜欣懷孕時,鴻文內心便蠢蠢欲動;其實婚後他也會偶爾到三溫暖解饞,但還是有所保留,盡量避免引起宜欣疑心;但那天在捷運遇見榮發時,他還是忍不住那份激動,榮發知道他有結婚的壓力,所以一直很體貼地要他放心,他習慣了這句話從他口中說出時,鴻文當場就飆出眼淚,分手哪可能是一種習慣?

 

雖然年紀相當,但榮發有許多部分比他穩重許多;或許與他的成長背景有關,單親家庭的他,從高中時期便半工半讀完成學業,大學時因為一筆巨額保險金家境雖然變得寬鬆,但榮發還是自給自足完成學業...

 

鴻文一直都知道自己的性向,只是外表粗曠的他,任誰也猜想不到他有這樣的癖好?他喜歡與自己外型類似的男性,他也曾為自己的性向尋找答案;正常家庭成長的他,父慈母嚴或許是關鍵,但父親是工作繁碌難得有空陪他,對他總是疼愛有加,但也不會讓他有性向方面的偏差;同性戀真的是天生的嗎?這是許多專家學者一直在探討的課題,鴻文曾為自己的性癖好在高中時痛苦好一段時間...

 

他參加學校籃球隊,每次練球後,在浴室沖澡時,常會不自禁地偷看同學,更會偷走同學的髒內褲,當成性幻想的對象自慰,高中快畢業時,同學在體育館練球後的時間,假裝要他幫忙拉筋,空曠的體育館裡,同學毫不掩飾地露出性器官,鴻文不自禁地勃起了!同學更是直接撫弄他,第一次的性經驗就這麼開始了...

 

有很長的時間裡,鴻文一直沉迷在同志的世界,遇見榮發時,鴻文才有安定的感覺,回憶總是甜美的,榮發母親很豁達,在榮發坦承自我的性向時,長談一夜過後,讓榮發自行決定結婚與否,榮發曾想過結婚生子後再離婚;後來覺得如此做對女方太不公平,便打消這個念頭...

 

相處將近四年,若不是鴻文父母逼婚,鴻文無論如何也不會離開榮發,榮發一再鼓勵他給他信心,要他以父母為重,傳宗接代雖是老舊的觀念,但榮發一再勸鴻文設身處地替父母著想,鴻文因為太愛榮發,也就照他的心意與宜欣相親後開始交往...

 

鴻文還記得第一次與榮發到(老闢谷麵館)吃飯時,榮發坦然自若地與老闆聊天,鴻文當時的感覺極不好受,那種感覺是一種距離感,好像自己在那當下的位置被老闆取代了?那天老闆還特別放一首1970年代的英文歌曲讓榮發聽,榮發感動之餘,與老闆說聽這樣的歌曲有靈魂被喚醒的錯覺~鴻文心底很不是滋味,當天就與榮發耍了點脾氣...

 

那段時間每次要去(老闢谷)店裡吃飯鴻文就很排斥,想盡辦法找藉口,還是有次做愛後榮發主動與他談起這件事情,榮發緊摟著鴻文說:他心裡一直愛著鴻文,可是又不敢確定鴻文對自己的情感,才會刻意帶他去那裡吃飯,老闆見多識廣,每次去都是有心配合與他閒聊,其實也幫忙他觀察鴻文的反應;鴻文你別怪我,無論多堅強的人,在愛情面前,沒有人可以理智.客觀地判斷;所以我才央求老闆幫忙~

 

那天過後鴻文去老闆店裡心情輕鬆了許多,也跟著榮發與老闆聊了幾句話,榮發幾乎每一.兩個星期都要到店裡至少用餐一次;去久了鴻文逐漸注意到,老闆店裡還蠻多年輕客人的?但是晚餐時間又不大一樣?鴻文也說不上哪種差別?

只是覺得老闆與客人好似都很熟很有話題聊?兩人私底下相處時,鴻文曾問過榮發老闆是不是同志的問題?榮發很坦然說他也無法肯定?因為老闆沒有同志的特質,但又好像很了解這些事情?榮發剛開始去店裡吃飯時,店的名稱是(宏記麵館)至於改成(老闢谷麵館)是榮發搬到台北住處後的事...

鴻文記得曾與老闆聊過對婚姻的看法,當時印象最深刻的是一句話;如果想有自己的孩子就趁早結婚,若沒有父母的壓力,結婚與否是自我的決定權,人要為自己活,時代的趨勢在改變,別為了社會整體的價值觀,而否決了自己應該擁有的人生...

 

鴻文確實是在父母的壓力下,勉強自己接受相親,當然這已是幾年前的過去,想起榮發在鴻文考慮是否要結婚時,信誓旦旦地保證婚姻絕不會讓他們兩人之間的愛情改變?鴻文也不疑有它;婚禮上榮發是理所當然的伴郎,宜欣還笨笨地想拉攏榮發與她的同事交往...

回首往事,婚禮過後一個多月,榮發突然不再接他的電話?鴻文心急如焚,打到他公司說已經離職?他家也無人聽電話?某天鴻文在公司接到一個黑貓快遞的包裹?裡面是一張SD卡?還有一條銀飾的手鍊?上面刻著(forget me not)

SD卡裡有著兩人許多親暱的合照,還有一封信;鴻文邊看邊流淚,為什麼真心相愛的兩個人,在傳統社會觀念壓力下,必須接受殘酷的現實選擇放棄.分離?鴻文幾次想去找老闆聊心底的痛楚,卻都沒有機會,招牌還在;只是好像歇業了?問附近店家也沒有答案...

 

婚後半年多宜欣便懷孕了!鴻文剎那間領悟老闆所說的話,自己將為人父要有所擔當,榮發只能活在他心裡,SD卡他一直藏在皮夾,那條手鍊則藏在自己的辦公桌角落上鎖的小盒子,當愛已成往事時回憶卻變成了永恆...

 

鴻文從未奢望會再遇見榮發,在東門捷運站五號出口看見那件熟悉的紅外套背影,鴻文本以為是自己眼花了,但那走路的步伐委實太像了!鴻文忍不住跑向前確認;榮發看見鴻文的剎那,時間好像靜止了?兩人相看許久卻無法開口說出一句話?

那天鴻文藉口說要出差沒有回家,宜欣也沒多想多問;榮發兩年來一直在大陸工作,回到台灣還不到幾天,緣份是什麼?註定要相遇的兩個人,不論分離多久,命運總會把兩個人安排機會重聚?

 

鴻文的生活有了變化,宜欣在產後便離職專心在家照顧小孩,計劃等小孩上小學後再出外工作,鴻文沒有經濟壓力,加班.出差.這些藉口宜欣一直都很相信他,當然鴻文也沒有太過放肆,榮發也不允許他,這樣的日子持續了約兩年多...

或許合該有事;宜欣的信用卡快到期要換新卡,銀行建議擴增額度,除了加贈點數還有精品幾樣可挑選,宜欣想鴻文皮夾有點舊了,便選了G牌的皮夾贈品,那天鴻文下班回家後,先去洗澡,宜欣想給他一個驚喜;自做主張地幫他把舊皮夾裡的物品一一換到新皮夾,沒想到那張藏在內袋的SD卡被宜欣翻到!女性的直覺讓宜欣啟了疑心;當下馬上把所有物品放回舊皮夾;除了那張SD卡.....

 隔天鴻文照常上班,原本想與榮發見面的,但宜欣打手機給他說有事情要問他意見?宜欣很難得會對鴻文這樣說話,鴻文想還是先回家一趟再說;沒想到一回家,迎接他的竟是宜欣的斥責與怒罵???

鴻文真的無話可說,眼見為憑,無論任何解釋都沒意義;那封信的內容太過真實了,還有照片;鴻文啞口無言任宜欣罵他,自己確實有錯,問題在宜欣肯不肯原諒他?接受這件事實?繼續這段婚姻?

宜欣說她要離婚,要求贍養費以及孩子的監護權,她無法接受自己的老公愛的竟是一個自己無法競爭的對手;如果是另一個女人,宜欣願意與鴻文共同努力維持這段婚姻,但是男人?宜欣氣到狂罵:我去哪裡生一根屌讓你愛?讓你爽?我下午已經把孩子帶回娘家,鴻文這時才注意到于誠不在房間裡?

宜欣接著說:我今天就回娘家住,有關離婚的事情我會找法律事務所與你溝通,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要求,我會依照司法途徑公開離婚的理由。

鴻文完全無法接話,沉默是唯一的方法;鴻文心裡想的是等宜欣氣消了,再想辦法溝通,或許可以維持表面的婚姻也不一定?宜欣的個性很善良心腸軟,或許過幾天後,等她心情平靜再向她懇求,宜欣可能會打消一定要離婚的念頭...

當晚榮發打手機給他時,他把手機轉入語音信箱,鴻文知道自己的立場,循司法途徑只要宜欣拿出那張SD卡,還有調出手機的通聯記錄,鴻文沒有任何反駁的餘地,儘管去年吵得沸沸洋洋的通姦除罪化.同志多元化成家如何在社會輿論造成話題,但那只是一時的新聞現象,只有當事者才能體會這種困境的艱辛;更何況鴻文自己都不認同這樣的觀念...

隔天鴻文用公司電話打給榮發約他見面,兩人約在林森北路朋友開的Gay   Bar,榮發的意思是他離開不再聯絡,就如他五年前所做的抉擇;只要鴻文能保住婚姻就好?但鴻文不願意也不同意,相愛是兩個人的世界,鴻文當然也愛宜欣,只是這樣的愛並不相同,既然事情已經攤開了,鴻文寧可選擇與榮發相伴,至少這是為自己而活所做的決定,再痛也無悔無怨???

時間並未緩衝宜欣的怨恨,不管鴻文如何懇求,甚至跪下求她不要離婚,宜欣仍然堅持當時的決定,志文的老婆是她的同學,鴻文拜託志文夫妻從中說項多次無用,一個多月來,鴻文除了偶爾對榮發訴苦,最難的是不知如何向父母解釋宜欣為何堅持離婚的理由!!!

徬徨!鴻文只覺得徬徨...同志是一條艱辛的路,同志結婚更是一條多方向的岔路!沒有一定的方式可追尋;鴻文只能以時間換取宜欣的理解,最壞的打算就是向父母坦白;希望能獲得父母的支持?但可能嗎?

工作還是要繼續,鴻文不想就此放棄自己,宜欣還是會讓于誠跟自己對話,鴻文希望在孩子心中還保有爸爸的形像;這段婚姻是註定要結束了,問題是以後跟孩子如何相處?宜欣會不會再婚?鴻文坐在林森公園的長椅上,仰頭望向天空;明天,宜欣是否會改變心意?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