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92463940-1727331832.jpg  

這是賭氣寫的文章,原因在某位人士說不過我的提問,怒斥一句:你不是在寫同志小說不然你在寫什麼?

我知道有人以我的資訊登入TT1069網站,但那不是我去做的事,我若真要寫色情小說,就寫親身經歷無虛造假~

這篇小說我本來設密碼才能看,但載入Word檔就很奇怪,後來刪除Word檔更新時,發現已經100個以上連結出去了???

所以又再補寫第二段,這是民國70年代台灣同志的環境,我公開文章是證明一件事情,連帳戶認證都搞不清楚的我,如何寫作部落格?若不是有人幫忙設定怎麼可能?

看第一部小說2013/2/20重發文的兩個人的故事(開始到結束98篇)次序顛倒就可知道,一天發文118篇,網站轉檔來不及才會造成如此;以我本人的個性哪可能出現這樣的錯誤!P.S.兩個多月後又重新發文,意思就是我文章發文前都會檢查多次,出現錯別字,都是他人亂轉檔的結果...

 

閒閒沒事;也來寫點特別的,男同志色情小說千篇一律,不是抄襲日本的同志書刊,就是歐美的小說轉譯,真槍實彈的經驗誰敢寫?當然;爽在心裡的秘密永遠是秘密......

從哪開始?從我放棄婚姻真正踏入同志圈開始吧!

民國73年板橋市埔墘有家亞洲戲院,很早期就開始營業的戲院,建築是很標準的日式風格,戲院入口售票處買票進場,進入戲院左邊是通往廁所的通道,右邊是通往二樓座位的樓梯,但因為建築太久,戲院生意式微,二樓就已經封閉座位區,但因為建築風格的設計,有另一條通路可上到二樓~

這條通道原本的用途是做何用處?我在做傢俱時期,參考過許多電影與書籍,無論如何想,都想不出它設計的用途與意義?

不是同志絕不會上去;走上樓梯,是一條很窄的路徑,這就是當時最有名的(亞洲那條黑巷) 很多不敢曝光的人都在這裡尋求內心深處那隻野獸的發洩慾望;為何如此說?

這條小徑無窗無光,小徑兩旁各有5或6到拱門,拱門的寬度可容納兩人左右,加上深度大約可以站3或4個人,這是最讓人興奮的原由;你走過小徑,展開雙手,觸手可及的都是一根根的屌讓你摸,我有近視看不大清楚,但摸屌保證摸到你爽~

可惜當時這條黑巷已經沒落;原因很可悲,因為許多扒手出沒~我知道時去的人都穿著很正常,但聽說以前都是拉開褲鏈,你伸手就可直接摸到肉屌;想像一下,那種環境你能不玩到瘋嗎?一根根直挺挺的肉棒任你玩,很少有拒絕的,反正就是圖個爽,有人幫忙吸屌哪會說不要?ㄣ應該是不...要...停........吧?

有的條件好的還會有第三者加入,脫到全裸我沒見過,但跟全裸也差不了多少~

我在那邊去過沒幾次,原因是廁所太髒,就算喜歡也無地方玩,所以都是像劉姥姥逛大觀園般,摸幾個爽爽,有被口交嗎?當然有;只是不夠盡興,我沒有G點,幫我口交讓我射出根本不可能,我都是草草了事,自己打手槍射到對方嘴裡,只記得某一次比較有興奮感~不;應該是我比較喜歡體毛濃密鄉土味重男人的由來!

 

黑巷盡頭沒有拱門,有窗見得到光,約莫八坪大的空間,比較敢玩的都會在這裡玩,真的昰扒手害死人,就算幾個人攪和也是沒見到好光景,那次我走到這個位置時,只見一個將近中年的男子全裸躺在長條板凳上(台灣老式家具)一個男人正在狂幹他,一個男的把屌放進他嘴裡抽插;這個男的就是我比較能接受的類型,我走進他身邊,他伸手摸我跨下,我繞到他身後,透過褲子觸摸他的陰毛.....

好濃密的陰毛!我朝他耳邊吹氣,順著陰毛摸向褲口,沒穿內褲?我直接解開他的皮帶,褲子整個直落下來~他好像更興奮了... 那個正在狂幹的男人,看見他的下體,也好像遇到寶的表情,抽出陰莖,直接走過來蹲下,一把扶著他的肉屌往嘴裡塞~年輕的我哪曾見過這種光景?我忍不住掏出自己的陰莖磨增他的屁股,他不僅沒拒絕,反而伸手拉住往他屁眼處靠攏?

毛真的好多;板凳上的男人可沒閒著,又有一個男的過來掏出陰莖塞進他嘴巴;這時我也是直覺反應,因為那個男人的屌真的很粗,直徑至少五公分以上,但不長,可是鄉土型的外表就是很夠味.......

那個男人讓陰莖溼潤後,便抬起板凳上男人的雙腳,在屁眼處稍試了一下便一杆進洞,那麼粗難道不會痛嗎?不!被插的人好像真的滿足的表情,順手摸向在我身前男人的睪丸戳揉著~

那個男人開始輕聲呻吟;還說出一句:幹我好嗎?我當時經驗不夠,吐了口水在龜頭上,便直接插進他的屁眼;他忍不住叫了:等一下!別動!我靜止不動,他自己慢慢磨著......

逐漸順暢後,我便一直抽插不停,那個男人可能真的沒玩過這麼狂野,雙手往後拉著我的臀部不放;幫他口交的男人好像忍不住了,站起身來,脫下褲子把雞巴往躺在板凳上的男人嘴裡塞;光溜溜的屁股朝向我們這邊?

那個粗大陰莖的男人一直看著他的動作;用眼睛示意比手勢幹他?被我幹的男人伸出手指摸弄他的屁眼,他也沒閃躲;男人吐了幾口口水在手中,指頭就塞進了他的屁眼~

我有射精遲緩症;怎麼玩都無法自行射出,那個被我幹的男人往前挪一步,龜頭就往那個男人屁眼處插入;那個男人好像很舒服的嗯哼地呻吟;這時我的姿勢要稍微彎腰很不舒服,便抽出我的雞巴往後退,讓那個體毛濃密的男人能夠盡興插入~

我試著用手指插弄他的屁眼反而更爽,因為毛很多;手指又能靈活動作,他也很爽的看著我,要我往前靠向他的身體,他用手幫我打手槍,我另一隻手摸著被幹的男人屁股,很有當時在音響店工作時期看過的色情片的感覺,

不知過了幾分鐘,被幹的男人終於忍不住喊出:我..我...要....出.....來......了!

他把雞巴從板凳上男人口中抽出,用自己的手擼幾下,精液便一股股射向板凳上的男人身體;體毛濃密的男人彷彿也撐不住了;我只覺得手指一直被緊縮著,他要我把雞巴插進他屁眼,我一插入,他馬上爽叫:幹!精液直接射進那個男人屁眼~

我只覺得雞巴被他的屁眼夾得好舒服?一緊一鬆的好幾下,他抽出他的屌時還是硬著,我好玩地摸著,他直喊不要碰,身體還不自禁地抖動?

被他幹的男人從口袋拿出濕紙巾,抽了幾張給他,自己也擦拭乾淨後,穿好衣褲,看他屌還硬挺著?忍不住又蹲下來幫他口交?他開始不停地呻吟;我持續插著他的屁眼,過沒多久,他,那個體毛濃密的男人,大聲叫我幹大力點,我真的很聽話用力幹著他,

這時有另一個人靠過來,二話不說,馬上掏出他的屌示意想幹他,但他不願意?

只見那個粗大陰莖的男人用眼神暗示要不要?體毛濃密的男人馬上點頭? 我往後退;那個男人便走過來把龜頭塞入他的屁眼裡;他舒服的不斷呻吟著......

那個剛靠過來的人無趣地走了?躺在板凳上的男人仍然赤裸的躺著?可是我不想幹他;那個粗大陰莖的男人用手摸向我的屌,手很粗糙,可是又很有男人的味道?我讓他用手幫我擼動我的雞巴,摸著他的陰毛,他抽出雞巴讓我摸著?我不懂什麼用意?他要我用嘴巴幫他口交;我搖搖頭,插過兩個屁眼怎麼會乾淨?

他繼續剛才的動作,體毛濃密的男人爽到一直呻吟,幫他口交的男人也持續著......

這時的我已經有想射出的衝動,但只能靠我自己,我開始自己打手槍,用手摸著體毛濃密男人的腹部不停搓揉著;這時幫他口交的男人好似看出我的用意,要我靠向他;我輕聲說:我要出來時再射進你嘴裡;他用眼神示意OK;

我要他往後退,拉開褲子赤裸下體靠向體毛濃密的男人,他以為我要他幹我?

我低聲說:我想出來了,你用陰莖插入我雙腿間,我要你用你多毛的腹部磨擦我的後面,他順從地照做.....

那個粗大陰莖的男人想用手摸向我的屁眼;但摸不到,粗糙的手只能在我屁股上滑動,那種男性的粗曠感讓我很受不了,我用身體一直磨擦體毛濃密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了~我把雞巴放進等待的男人嘴裡,精液射得他嗆到;但還是沒射完,他用手扶著我的陰莖,讓精液一道道射進口中,最後才用嘴巴幫我舔吸乾淨.......

我拿濕紙巾清理乾淨,整理好衣褲,本想走了,但又捨不得走?我想看他們的性交?這時他們三人持續剛才的動作,我在一旁看著,有兩.三個人靠近來,一個很有經驗的就掏出雞巴插板凳上的男人,前後幾個都一樣,這時有個大約過中年的男人走來,好像是販賣處的人?

我沒做聲;只見他看著我們幾個人,搖了搖頭? 我一時莫名所以;他也沒出聲,就是看著我們?

這時粗大陰莖的男人把雞巴抽出面向他?要他過去?他點頭走過去,很俐落的脫下褲子露出雞巴!硬挺得不像是他的年紀,跟我的大小差不多;他很乾脆地把屁股抬高;雞巴已經插進體毛濃密的男人屁眼裡,粗大陰莖的男人好像很熟悉,抹了口水便往他後面挺進.....

真是大開眼界;那個幫體毛濃密的男人口交的男人,好像要回去了,很不捨的大力吸了幾口雞巴,便站起身走了,我閒著沒事繼續看著,體毛濃密的男人要我幫他口交我拒絕了,只是靠向他撫摸他的身體,用手幫他打手槍.....

終於忍不住解開他的鈕扣;果然是毛多的男人,連乳頭都有一小嘬毛?我用嘴含住,輕輕舔著;他竟然說:咬我!我照做他嫌不夠,說大力一點咬?這好像是他的G點?

粗大陰莖的男人在後面說:我想出來了;那個過中年的男人馬上抽出他的雞巴,幫他把褲子 脫下;要他面靠牆壁,只見他黑色的臀部面向我,好性感;男人吐了口水就要插他,屁眼張開好像在像我招手?

我又硬了起來! 我想幹他;想幹這種粗曠男人的屁眼,想聽他的呻吟,我拉開拉鍊掏出雞巴,讓那個過中年的男人看,他好像很滿意問那個粗大陰痙的男人肯不肯?

他點頭時我馬上靠過去,過中年的男人要體毛濃密的男人也面向牆壁;我插進他的肛門時感覺好怪?因為不像一般沒感覺;而是裡面好像有酥酥麻麻的東西在啃咬著?我抽動著雞巴;每動一下,就是一陣酥軟?

體毛濃密的男人這時只顧喊著幹大力一點?只見過中年的男人插著他的屁眼時卻還把兩根手指同時插入?

我驚訝得顧不得自己,但粗大陰莖的男人卻開口了:不要一直抽動,整根雞巴抽出來再大力幹進來,我不懂他的用意?試著抽出後再大力插進時,原來他要用屁眼幫我吸~ 我看著過中年的男人插弄體毛濃密的男人,手指還不斷跟著抽動?只聽到體毛濃密的男人不停亂叫:幹.幹.幹大力點.XXX...

我從沒有這麼刺激的經驗,手握住那根粗大的陰莖擼動不停,哪顧得什麼整根雞巴拔出的技巧?

這時我覺得那根陰莖變更粗了;我那種酥麻更重了?我好像快出來了?

這時只覺整根雞巴被吸住了?粗大陰莖的男人喊著:要出來了;再大力一點;我受不了他腸壁的收縮,這時他的陰莖一陣腫漲,精液一股股噴出;我.....投降了!

精液射進他的屁眼時,忍不住抱著他的腰部;好爽;這是我第一次自然射出.........

體毛濃密的男人竟然用手指摸著他龜頭殘留的精液放進口中舔著;還不忘喊著咬我;我拔出雞巴時,只見我的精液從粗大陰莖男人屁眼裡一股一股流出?好厲害!我不知道自己竟然射出那麼多精液?

體毛濃密的男人終於又射了.....而且射得非常多....過中年的男人好像很滿意,拔出雞巴用手擼動幾下,叫體毛濃密的男人張開嘴巴,精液一股股射進他嘴巴裡.....

我呢?我在這裡亂寫;寫到自己都覺得看的人會有感覺才奇怪?

不;應該說這種文章都有人在盜文同步操作才奇怪?

 

寫文章很快;只是一直有人同步操作干擾很討厭,戲院文化其實一直都存在著,中南部聽說玩得更兇?大概是有軍人的關係吧?

當時Gay Bar尚未流行卡拉OK,三溫暖也才剛興起,台灣同志的生活其實還滿多采多姿的~P.S.泡疹還未肆虐....

台北市內戲院也有,但我不熟悉,去過幾次真的是敗興而反返;但三重.新莊.蘆洲可就大不同,蘆洲戲院也是老式建築,但因為較遠人比較少,玩到的機會不多~

三重戲院就很多了;除了天台院區.金國戲院.幸福戲院.三重戲院實在太多家了,天台在改建以前,一直是同志的必到地點;什麼原因?

因為天台戲院很大,有一.二 .三.樓除了假日以外,平常日子看電影人不多,二樓偶爾也會有情侶在那裡胡搞瞎搞,現在當然不算什麼,但民國70幾年就算開放了....

當時男人夏天流行穿超短褲(短到一蹲下來就看得到屌)去戲院玩的人也有穿得很正式的,但是激情湧起仍舊照脫不誤;二樓還有小燈泡的微光,真要放寬心玩還是往三樓走

大概玩了多少個已經數不清了;花樣百出以外,但說難忘的卻很難想起昰哪幾次?就隨便寫吧....

玩得有多瘋?只能說下半身全裸的機會太多了;連我都曾全身脫光地玩,被幹的機會倒不是很多;因為討厭那種沒條件又技巧不好的人,但幹人時被舔屁眼卻很爽;尤其是那種喜愛口交的男人,所以說話若有那種味道的人,我很能分辨出他的性癖好....

那時我已經清楚自己喜歡的類型,多毛,鄉土味重,還有健壯的體型,但不是經常都能遇到;反正是玩;男人就不過是一根屌罷了!

類似亞洲戲院的經驗已經不可能(沒有空間)但幾個人玩在一起機會很多,因為黑暗,遠處看不清楚,走近觀看不參一角都難!

穿短褲很方便,有沒有意願很明白,想要你就會勃起或拉開褲口,又或者是把褲子往下拉,雞巴大的都有習慣露出勃起的屌,你說男人是不是很賤?不是;就不過圖個爽字而已~

印象最深的忽然想起昰那天我在三樓坐著,一個精瘦的年輕人坐到我身邊,掏出自己的雞巴擼動著,我好玩的摸他腹部,他打開側邊鈕扣,整件短褲就變成一塊布?這算很特別的製作方式,我伸出手碰他的下體,他把雙腳放寬,整個情形就是很新鮮,因為他要我幫他打手槍;自己卻用手指插弄自己的屁眼....

本以為他想要被幹;但卻不是,他只是喜歡這樣玩而已,我也沒任何反應,不夠有肉還引不起我的慾望,我就像機器娃娃幫他打手槍,一個中年人走過來,看見我們這種情形,就坐在他身邊,張口就含住他的雞巴吸個不停;我就這樣看著也沒特別的感覺~

很無聊吧?所以我走到一樓販賣部買瓶七喜汽水,這時一個精壯的原住民走了進來,買些零食還拿瓶保利達B,我看他一副悠哉哉的模樣,大概是休息無聊來看電影吧?

我盯著他的背影看他會坐在哪裡?他大剌剌地坐在一樓後排座位???當時我有點希望的感覺;因為後排座位常是同志的選擇位置,我隔了兩個位子坐下,他很放鬆地喝著保利達B,吃零時看電影,身體幾乎是半躺著雙腿撐得很開,短褲下腿毛還蠻多的....

我一直坐在他身邊隔著兩個位子,過沒多久;零食吃完了,一瓶保利達B也喝光了,他站起來走向廁所;我也尾隨著跟上,廁所有人在小便,我站在他身旁,只見他掏出陰莖時竟是勃起的狀態?

沒穿內褲的腹部一叢濃密的陰毛,我有些害羞地用眼角餘光瞄著~ 勃起狀態很難小便他也不在乎,反而是我不好意思先走出廁所,回到座位上沒多久,他又回到原本坐的位子;只見他拿出香菸抽著,我也點了根菸,這時他好似有些故意的抓了下體一下?雙腳又撐得更開了~

我的心臟噗通通跳個不停;可能嗎?我試探的再靠近一個位子,小腿已經碰到他的腳部,他也沒閃躲?我覺得更有可能了;我站起身假裝整理短褲的鬆緊帶,卻是面向著他,刻意拉寬褲口調整生殖器官的位置,綁緊褲口後就坐到他身旁的位置。

他的眼神很明顯,我的大腿已經開始磨璔到他的腿毛,他沒動作,就這樣持續靠著一會,我看見他短褲逐漸隆起,心中正偷偷竊喜,我把手放在他腿上他沒閃開,我順勢把手伸入他的短褲,已經勃起的陰莖,龜頭有些許前列腺液流出,我用手指輕柔地碰觸,他輕聲地ㄣ了?

勃起的狀態更硬了;我靠在他耳邊問想要嗎?他馬上點頭,我要他跟著我上三樓;到了三樓時,那個年輕人已經走了,我把他帶到更角落的位置坐下,我要他站著,他說怕人看見,我說這麼暗沒關係的;我蹆下他的短褲,一根直挺挺的雞巴就在我眼前抖動著;我二話不說地用嘴含住,他馬上就哼出聲音了....

我加把勁整根含入;雙手握住他臀部抽動;才不過幾下他就射精了?我吐出精液拿出濕紙巾擦了嘴,也幫他把雞巴擦乾淨;雖然已經出來了,但是陰莖仍是挺立著?

我再度用嘴含著;他好像習慣了般輕撫我的頭部?我要他轉過身;他用狐疑地眼神望著我;但還是順從地轉過身體背向我....

我拿濕紙巾擦他的臀部根處,屁眼上的陰毛不多但卻很黑,我輕輕用手指滑了幾下,他不自禁地嗯出聲音;我抬高他的臀部把舌頭在肛門口舔了幾下,屁眼一顫一顫地伸縮,我繼續舔著他,手握住他的雞巴擼動;他嘶嘶地哼著,才一會又再度射精了!

我停住動作,讓他穿上短褲,他滿足地坐在我身旁,我拉開短褲掏出我的雞巴,示意要他幫我吹啦叭,他猶疑一會便低下頭了....

沒經驗的人就是不一樣,抓不到絕竅還好似很努力?

這時一個約三十多歲的人走了過來;也是我能接受的類型,在我面前直接就把陽具往我嘴裡塞?

還蠻大支的,又硬又燙?我幫他吸了幾下便推開他,他也沒生氣,看見我的雞巴被含著,他推開那個原住民,脫下短褲直接對準我的雞巴屁眼就坐了上來....

總算輕鬆多了,我掀開背心讓原住民吸我的乳頭,另一隻手握住那個自己坐上來的男人雞巴,他的技巧不錯,我很舒服地玩著;過沒多久,我發現那個原住民雞巴又硬起來了?

我隔著短褲磨擦他的龜頭,他又忍不住的哼出聲音~

我問他要不要幹屁眼,他沒回答但表情卻是躍躍欲試的樣子;我讓他站起來脫下短褲,那個被我幹的男人馬上張嘴含住他的雞巴,我問他要不要換人幹,他站起身把原住民的雞巴對準他的屁眼,原住民的男人一下子就幹了起來,力道很猛;可能是出來兩次了,這次撐得比較久???

我用嘴吸著那個男人的雞巴自己打手槍,但姿勢不舒服,我乾脆用手幫他打手槍,自己也不停擼動著雞巴,原住民的男人好像幹得很爽,一下比一下猛烈;看他的表情好像真的很爽,我站起身子走到他背後,用手指摳他屁眼,他躲開了,但我沒放棄,仍然用手指不停在他屁股間上下滑動著~

他顧不得防我時,我手指已經在他屁眼口捻著,他一直說不要啦;我更想逗他,乾脆低下身子舔他的屁眼;這下真的挺不住了,他呼吸聲越來越沉重,我順勢把手指插進屁眼,只覺肛門一陣緊縮,他又射精了!

但這次不一樣,肛門裡有我的指頭,攝護腺頂端收縮個不停,顯然他仍停在射出的快感 ....

我等他停止後才抽出手指,他要穿上短褲我不准,我要另外那個男人把雞巴朝向他,他沒拒絕的張口含住,我蹲下身體舔他屁眼,他哼聲不停;我也想射出來,但找不到機會,我越舔越興奮,男性體味好濃郁,突然發現他又硬起來了???

我用手摸著,還是好硬?好厲害;已經出來三次了還能這麼硬挺不簡單,我真的想要出來,但不想就這麼自己打手槍射出;我要那個原住民坐在椅子上,我把屁眼用口水弄濕潤後緩緩地坐上去;

有點痛;我要他不要亂動,他把雙手放在我的胸部把玩(我有女乳症)逐漸適應了以後,我自己慢慢的抽動,原住民用嘴含住我的乳頭吸個不停,一副很好吃的樣子.....

我用手搓弄自己的雞巴,旁邊那個男人想把雞巴往我嘴裡塞;這時我已經想要盡情爽個夠;乾脆轉身背對原住民,我叫那個男人站在我面前,我用嘴幫他口交,原住民雙手仍抓著我的胸部,他好像有點懂得我抽動的節奏?

我往下他就挺上;我我上他就不動,屁股被他的陰毛磨著好爽,我的快感已經快來了.......

前面那個男人也很配合,我快要出來時他沒亂動;我要原住民大力一點,自己的高潮就快到了;沒想到原住民這時突然緊抱住我?

一股熱燙的精液便衝向腸壁,我受不了這樣的衝擊,精液一股股噴出射在地上;

高潮過了我站起身拿出濕紙巾擦拭身體,那個男人也拿出濕紙巾幫我,弄乾淨後我穿上短褲,只見原住民仍裸著下體.....

我親著他臉頰說你好厲害;他有點害羞,我用濕紙巾幫他擦陰莖時,旁邊那個男人身邊忽然多了一個人?

我只顧著清理也沒注意,仔細看才發現是我的國中同學?我嚇了一跳!他可能沒想到???

我看見他掏出自己的雞巴在那個男人屁股磨擦;男人很自然地讓他把雞巴插入屁眼.....

沒想到原住民的雞巴竟然又緩緩硬了起來!他乾脆把上衣也脫了;赤裸裸地半躺著,男人看見他又硬起來,低下頭便用嘴含住,我看著他赤裸的身體好壯;忍不住撫摸他,他輕聲說了好爽喔?

我用眼角餘光瞄我同學,只見他正埋頭苦幹完全沒注意到我?

我有點口渴,起身走到一樓廁所清洗一會,再到販賣處買瓶七喜汽水(糖尿病不是沒有原因的)緩緩走上三樓,卻看見我同學雙腳跪在座椅上,原住民脫光光的狂幹他,另外那個男人則是把雞巴在我同學口中抽動....

沒想到他竟然這麼敢玩?我知道他很早就結婚了,老婆還是我們三重菜市場攤販的女兒,真是萬萬沒想到.....

想起國中時他總愛捉弄我,他比我還壯,很外省二代的外表,誰會想到他是同志;或許國中時期的那種捉弄,就是他內心真正的野獸吧?

我坐到旁邊摸他的雞巴,很扎實也很硬挺,也沒拒絕旁人摸他,腹部從肚臍線開始一條濃密的毛,雞巴上更是雜草叢生;他任由我摸他,龜頭的前列腺液不斷湧出,我不自覺又硬了~好想幹他~

我站起來掏出雞巴磨他的屁股,原住民很順手的摸著?我摸同學的屁眼好濕潤?要原住民站開,挺起雞巴就插了進去,我的屌比原住民大,他有感覺到但沒作聲,原住民用手摸我屁股,我知道他想做什麼?

我比向那個男人,原住民點點頭便走到他身後,男人馬上抬高臀部,原住民順勢便插了進去;男人臉上的表情就是一副爽的樣子......

我摸著同學的屁股腿毛很粗,我邊幹邊幫他打手槍,他沒哼出聲卻屁股開始直往後挺;沒想到他那麼騷?

我拔出雞巴用手指插入;先試兩根.三根.到第四根時他終於哼出聲;我一直用四根手指抽插他的屁眼,還不停轉動,雞巴大力搥打他的屁股肉,他終於開始發出嘶嘶不斷的呻吟....

我抽出手指,要將雞巴再插入時,兩根指頭朝上先放進去,再插入雞巴;手指在腸壁搓揉著,我同學這時才轉過頭,一認出是我他愣住了!

我像沒事人一般持續搓弄著,他忍不住叫了:同學;小力一點,我笑著回他:大不了等會讓你操我如何?

我同學一臉欣喜若狂的表情;其實幹人真的沒多大感覺,我再抽弄幾下便拔出雞巴坐在他身旁~ 他也轉過身坐在椅子上,順勢就要親我,我別過頭說不要,他握著我的手親吻著,

後面原住民跟那個男人正幹得火熱,只見男人一直擼動自己的雞巴,原住民幹他的力道好猛;啪啪的聲音好響,同學問我真的願意讓他幹嗎?我點點頭,他本來就是我喜歡的類型,又能當零號,玩起來一定夠爽....

同學說:我們去旅社玩吧?我說等會,示意同學坐到上一排,我們分坐在原住民兩旁,同學用嘴巴含住男人的雞巴,我則用嘴舔濃原住民的屁眼;原住民爽到屁眼一直顫抖,越抽越大力,男人好像快射精了直喊:我要出來了...要出來了......同學更加努力吸著,

只聽一陣ㄚㄚ的聲音,男人射了;同學吐出精液他還繼續射著,這時原住民又喊:幹!我又要出來了.....

我沾濕手指插入他屁眼,只覺肛門不停地收縮,他的手抱著男人腰部,我等到他停止顫抖後才抽出手指,他癱軟地坐在椅子上,男人則穿起短褲走了.......

我跟同學分別吸著他的乳頭,他舒服地呻吟著,我用手指插他屁眼他也沒拒絕,反正就是隨我擺佈了....

同學要用嘴吸他的雞巴時,他終於檔住了;不要了,我已經出來五次了,快死掉了.......

同學看向我?我點點頭,真的足足五次,最後一次射在那男人屁眼裡,不知量有多少?但第四次射入我屁眼時,那又熱又燙的感覺量絕不會少,我讓他把衣褲穿好,問他有沒有電話?

他說住在工地沒電話,我親他一下,他要吻我嘴巴我逃開了,他笑笑地轉身走了~

同學與我接下來做什麼?用想像就好;

已婚男人我是不會長期交往的,玩是一回事,對方若動了真情鬧婚變我可承擔不起;

男人~偶爾走在路上我總會哼著那首白光的老歌....後來上YOUTUBE才知道是葛蘭所唱的版本(卡門)比較有味道!

我的意思是音樂,請不要多聯想(LENOVQ)順便幫他們公司打廣告...

男ㄢㄢㄢㄢ人ㄣㄣㄣㄣ不過是一種消遣的玩意?沒什麼了不起.......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