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040  picture041  

習慣是一種很難改變的生活方式?習慣了早上一定要喝上一杯又香又濃的(Cappuccino)習慣了身邊一定要有人陪著入睡?習慣從他人身上尋找活著的溫暖?習慣夏天的午後總會有奶茶西谷米放在辦公桌?習慣一個人去看電影?這些都不是在高雄所養成的生活習慣!

 

從高雄調到台北工作的這些年來,雖然工作量加重許多,但結束與詩詩這段感情,卻絕不是柏霖所能預料的結果;詩詩與他交往一年多後,公司調派他到北部總公司工作,詩詩也樂見其成;兩個人心中都有共識,假如一切都順利的話;雙方的家長也希望兩人能儘早結婚。

台灣不大;但南北兩地的生活習慣還是有所差異,柏霖公司的同事都是未婚?這讓柏霖很是訝異!柏霖是業務部門的企劃主任,同事年齡也有些較年長的;熟悉工作環境後,有時下午較空閒時,大夥在茶水間聊上幾句,原來台北人的結婚年齡,比起南部幾乎會遲上幾年?

台北生活的消費水平較高;柏霖是透過高雄的主管介紹,與公司門市部門人員分租公寓,公寓雖然有點老舊;但房東是個很豁達的退休公務人員,公寓裡傢俱一應俱全,連電器都有?柏霖只要打包生活必需的物品,雖然當時忙碌了一陣子才安定下來,但上班後才感覺台北比起南部在生活機能上真的方便許多!

 

在高雄習慣開車上班,父親在想換新車時,便把舊車過戶給了柏霖;他的機車就此一直閒置著,台北停車很不方便,公司就在東門捷運出口附近,公寓的巷子不算寬,柏霖便把機車從高雄託由專業的機車托運公司寄上台北。

同住一個屋簷下,但作息時間不同,雙方都有共識,柏霖的上班時間是固定的,除非公司有準備推動新的促銷方案,否則說他是一個平凡的上班族絕不為過;門市人員的落差卻是極大,雖是業務老手,但因為門市營業時間雖是固定的,但工作時間則採分班制;加上業績壓力,偶爾還是會聽到同事發發牢騷;不過有時同事做到漂亮的業績,拿到薪水總會拉著柏霖去一些著名的餐飲店打牙祭一番!

 

詩詩來台北看他,也覺得這樣繼續下去,應該再過個兩年便可以結婚了?柏霖希望詩詩也能來台北工作;但詩詩家裡是高雄老字號的糕餅店,詩詩從小就跟著父母幫忙店裡的生意,高職畢業後便未繼續升學。

一向乖巧孝順的她,在與柏霖交往後,從未思考過離開高雄在外工作;柏霖的想法是聚少離多怕感情生變?詩詩反而回嘴笑說:你當我是林志玲ㄚ?永遠有一堆蒼蠅在我身邊繞著打轉嗎?店裡只有過年休息幾天,我又不是那種閒俗貴婦,你有哪時候打手機找不到我?

柏霖聽她這麼說,仔細想想詩詩的話也對;帶詩詩回家見過父母後,媽媽很高興地說這個女孩家教很好,要柏霖好好努力,娶這個女孩進門我一定舉雙手贊成!柏霖也喜歡詩詩的個性,有時工作遇到瓶頸情緒有點差時,詩詩總是陪著他靜靜地聽他傾訴;好像這是她應該做的事情一般?

每逢連休的假期,柏霖總會回高雄,詩詩與他的感情日漸加深;只是父母希望柏霖能在結婚後,向公司申請調回高雄任職,柏霖的哥哥嘉明結婚後便離開家另外買屋居住,雙親很開放,有時想抱孫子就跑到嘉明家閒話家常;柏霖的哥哥從小就很獨立,年紀比柏霖大十歲,叛逆期的柏霖一直都是哥哥嘉明在開導他,選科系也是哥哥幫柏霖做出最好的建議。

哥哥勸柏霖若想有小孩,還是早點結婚搬回高雄居住吧!哥哥兩個小孩;因為結婚晚,小兒子有點過動症情況,幸好高雄台大兒醫科的醫師是哥哥同學的老婆,兩年多的矯正期雖然辛苦,但在上小學前連醫師都說這樣的治療成果已經算成功了!

 

躺在床上回想這些毫無意義;只是心底止不住那份惆悵?感情這種事情沒有對或錯,尊重彼此的決定說來簡單,但真要放下哪有那麼容易?柏霖不願破壞自己在詩詩心中的形象,雖然當時心痛如刀割,卻還是裝鎮定地笑說:沒關係啦!只要妳過得快樂就好;還模仿電視連續劇的橋段:記得要幸福喔~

那段日子過得真的生不如死;公司的同事因為被人力仲介公司挖角而跳槽,柏霖的經濟負擔加重,恰巧高雄的同學因為人力派遣公司的引薦,到台北一家規模很大的電腦公司工作,打電話與他聯絡,說他人現在住在三重,聊了一會後聽柏霖說到住的問題,同學問他願不願意住到三重?房子是人力公司找的,租金不高,兩個人分攤一個月包含水電費頂多6000元。

柏霖也不置可否,約好休假日在三重碰面;看過房子還算不錯,與原本的居住環境相差不多,正好是用餐時間,同學帶著他附近的小吃店用餐,柏霖沒什麼食慾,同學好意地幫他點了碗香菇雞湯,燙一盤青菜,還切了一份豬肉;柏霖應付似地喝了口雞湯;突然愣住了!

 

DSC_0108

DSC_0109

IMG_0118      

 

同學笑著問他:怎麼樣? 柏霖沒有馬上回答,喝了幾口湯後問同學這碗香菇雞湯多少錢?同學說菜單上有價錢,你夾一塊豬肉沾醬嚐嚐;柏霖好奇同學那種語氣?沒想到才一入口,那肉的感覺好鮮嫩;都是瘦肉卻沒有澀澀的口感,尤其那沾醬的蒜泥味道好順口?絲毫沒有刺鼻味?柏霖剎那間開了食慾!

問同學有何建議?同學二話不說地幫他點了肉燥飯,兩人便只顧著吃飯,用餐完畢,老闆過來整理桌面,結帳總共才185元?柏霖驚訝得望向同學;同學只是把菜單遞給柏霖,便直接問他:如何?要不要搬來與我同居?

柏霖說回你家整理一下吧;趁假日有空,另一個房間我們先打掃一番,我那邊的租約是到月底,房東人很好,押金只押了兩個月,我與他溝通好,解約就搬來,我這陣子情緒極差,找點事情做,換個環境或許可以轉換心情?

柏霖打電話給房東談退租的事情,年長的人處理事情態度就是不一樣;很簡單就解決了,完全沒有拖泥帶水。搬家倒是忙了幾天;一切整頓就緒,柏霖開始在附近找口味適合的小吃店,新的住處旁就是一條老市場,很方便;三重南區算比較早期開發的區塊,人多,巷弄窄,但也更添了一份台北市區少有的鄉情濃味! 嚐過了幾家店的口味都差不多,只是價錢比台北市內便宜一點,下班後大多時間都是一個人在家,同學因為工作的關係,作息非常不穩定,有時還要出差好幾天,柏霖逐漸習慣下了班以後,在家上網,或者與詩詩聊天。

 

住處附近靠近忠孝橋,有許多免費的停車位;柏霖趁著中秋節連休假日,回高雄開車回來台北,原本希望詩詩陪同,想帶她到台北著名的貓空搭纜車,順便去九份老街走走;詩詩卻拒絕了?原因是忙碌中秋節的糕餅製作,身體不堪負荷,想好好休息,改天再北上找柏霖?

柏霖當時也體貼地回應:那就這樣說定了! 存摺的結婚基金陸續增加,生活的品質卻未減低,柏霖真的很感謝同學的幫忙;那個周六剛好同學放假在家,兩人閒聊了許久,乾脆一起去吃午餐,同學又帶他去那家小吃店!

柏霖笑著說:一直都沒有機會問你這家店的地址?原來就在住處附近而已!這次我要點些不一樣的?

下午一點多了店裡還有客人幾個;柏霖問老闆上次那種肉還有嗎?老闆笑說:賣完了,點別的吧!柏霖笑著問老闆哪有這種事情?老闆說沒辦法,這個肉一天份量有限,別家的豬肉攤我不信任,休假日總是會提早賣完,我幫你弄點別的吧!

你想吃飯還是麵.板條.貓耳朵?

貓耳朵?柏霖好奇地問什麼是貓耳朵?老闆答說吃了就知道;我幫你們弄兩碗貓咬豬;再弄份五味魷魚應該就夠了?同學說隨老闆的意思吧!

兩人選了張桌子坐下,電視上正播放(命運好好玩)的重播節目;兩人對這類節目都是看看就好的心態,如果命運能夠掌控?那人生過得有何意義?

兩個人等餐點上來時,發現老闆店內桌子才五張?倒是電視.音響.書籍佔了許多空間;一堆唱片還用很特殊的箱子裝著疊放在入口的玄關?柏霖忍不住問老闆;這些唱片你還在聽嗎?老闆忙著幫他們弄吃的,還不忘回嘴:廢話!不聽擺著占空間ㄚ?

兩人用餐時,老闆拿起一張唱片播放;竟然是日文歌曲!但卻不是父母常聽的日本演歌?而是流行歌曲的音樂,老闆坐在玄關抽菸還邊跟著歌曲哼唱?

同學笑著看向柏霖,表示這根本沒什麼的表情;柏霖只覺得食物的味道與口感都好特別;但卻說不出特別之處在哪裡? 用餐完畢,兩人也不急著離開,難得假日有空閒,柏霖拿了香菸要抽;老闆忙說(店內禁菸)要抽菸到玄關這裡。

柏霖邊抽菸邊問:老闆;你學過日文ㄚ?老闆反問:誰規定會唱日文歌曲就要學過日文?我年輕時倒是打過幾個倭寇;只不過打倭寇不必會說日本話吧?你懂我的意思吧?

柏霖狐疑地問老闆:你才幾歲?怎麼可能打過倭寇?老闆回說:聽得懂就不必問,聽不懂我也懶得解釋;改天有空常來吧!

結帳後兩人走出店外,順道走入市場買些水果,同學笑說別大驚小怪,久了你多認識他多聊聊,就會明白這個人有多特別?你沒住意他的店名嗎?柏霖說:沒有看見ㄚ?

他的招牌掛在哪裡?同學笑著說好大一塊招牌,只是掛在側邊上面沒特別提醒你也看不見! (老闢谷)他的店名就叫老闢谷;想想同音字(ㄌㄠˇㄆㄧˋㄍㄨˇ)柏霖笑了;真的假的?這樣的名稱竟然有人敢用?不會惹人閒話?

 

日子很平凡;常到老闆店裡用餐成了習慣,熟了;聊天便百無忌憚,偶爾聊到詩詩的事情,老闆也說你哥哥的想法很有道理,既然父母身體都還硬朗,回高雄住,若生了小孩也會幫忙帶著,人ㄚ;生活平凡就是幸福了!

柏霖過年時回高雄,約詩詩出來吃飯,想問她何時準備到她家提親?詩詩與他約在著名的統領百貨商圈,好幾個月不見;詩詩的打扮變了!口紅顏色艷麗了幾分?衣服搭配也不同了?好像都是價位不低的品牌?柏霖訝異地看著詩詩的改變?心裡納悶這並非詩詩一向的作風?

喝著咖啡時;詩詩一再問他這件衣服好看嗎?這個小提包好貴喔?可是真的很好看ㄟ?外國的名牌貨就是不一樣?柏霖一直聽著;只覺詩詩好像變了?但每次打電話給她,也沒有什麼異常ㄚ?

柏霖把話題轉向結婚的事情;沒想到詩詩突然沉默了?柏霖問她怎麼了?詩詩低著頭沒說話?時間就像暫時停住了一般?不知過了多久?詩詩抬頭看著柏霖輕聲地問:柏霖!你一直都對我很好對不對;我真的不知如何向你說明?每次跟你通電話我都感覺在騙你;我真的不是故意要瞞你的?

柏霖你可以原諒我嗎?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騙你?這些日子以來;我一直都好掙扎,去年底我高職同學來店裡買東西,她哥哥人很好,常常帶我們一起出去玩;他很體貼我,為了幫忙店裡的生意,還在他創作的網站文章不斷推薦我們家製作的糕餅,連我爸媽都對他很欣賞!

他們家是做電腦生意的;很多朋友,我不是不愛你;只是他對我真的很好,又懂得很多事情,我身上打扮的衣服都是他幫我挑選的,我從來沒被人這麼寵過;只要有他在,我覺得自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女人!柏霖;我真的很難對你解釋,那種被捧在手心的感受,我從小就幫著店裡做生意;連我媽媽都沒這麼疼我.寵我!

 

柏霖看著詩詩的臉,是從來不曾看見的神情;在他心裡總認為詩詩就是一個很安靜乖巧的女孩,未調到台北工作時,詩詩不管做什麼都會順從他的心意;而他自己也認為這就是詩詩的個性?難道以前詩詩的順從只是因為愛他的關係?所以一直不敢在柏霖面前說出她的想法?

詩詩說她想回家了;這幾天人不舒服,想回家休息,柏霖我們再聯絡吧!詩詩穿上外套走去付帳,柏霖想起身卻無力站起?在那當下;柏霖只覺得自己忽然失去了自己?不!應該說是失去了心目中所期待的未來的自己!

柏霖一直抽菸;腦袋‎混亂到無法思考,一包菸抽完了,柏霖走到全家便利商店又買了一包菸,坐在路旁的候車椅上不知該做什麼?心底有個聲音吶喊著:把詩詩找回來!把自己的未來找回來!柏霖一招手搭上計程車直奔詩詩的家!

 

詩詩媽媽來應門看見柏霖;很高興地說好久沒見到你,台北的工作還順利嗎?回來高雄過年是吧?柏霖很客氣底回應;寒喧過後,柏霖問詩詩在家嗎?詩詩的媽媽回答柏霖:從早上出門到現在都還沒回來;她也是大人了,出門做什麼我也不想多問;女孩子長大終究是別人家的媳婦,我問得多她還嫌煩ㄚ!

柏霖無意識地回說:那我明天再來找她吧!謝謝伯母;走在街上的柏霖仍是毫無頭緒該做什麼?心情低落到不知該與誰傾訴心裡的痛苦?從沒遇過這樣的挫折;一向都是柏霖主動與對方分手,也沒有罣礙,大學時期人人稱羨的班對,分手後也仍是好朋友;人總有第一次?但這第一次也太痛了吧?

漫無目的走著,過年期間,鬧街上人比尋常日子來得多,柏霖買了兩瓶啤酒,走進公園坐到躺椅上就口喝著,酒比平常還苦;是因為心情的關係?拿起手機點Youtube的連結,老闆曾介紹他聽的一首1980年代西洋老歌:Paul Davis(I Go Crazy)柏霖覺得自己真的快瘋掉了!

幾天以來,詩詩手機都是轉入語音信箱?柏霖好幾次去她家巷口等她;卻都是敗興而返,無奈感越加深越覺得自己快頻臨崩潰的邊緣?理智告訴他要放下沉著應對,但柏霖就是無法控制自己的衝動~

回台北吧!父母訝異假期還有幾天為何柏霖要急著北上?柏霖藉口要推新的促銷案子,早些回台北構思;坐上高鐵的剎那,仍不忘撥打詩詩的手機:(0906308387)你撥的門號是空號?請確認再撥打~

 

台北年假期間人少了許多,柏霖約同事吃飯,同事說晚上要去一家知名的夜店玩問柏霖有沒有興趣?柏霖只求有人相伴聽他說話,去哪裡並非重點;同事說你自己吃完飯再過來吧!我們就約在捷運忠孝新生3號出口;OK?

夜店裡人很多,柏霖的幾個同事都在,柏霖反而開不了口,閒扯哈啦都是繞在年假時賭博的話題?柏霖只能默不吭聲聽著,調酒的味道很順口,柏霖喝完一杯又再點了一杯;同事要柏霖小心別喝醉了~柏霖笑著說:醉了?就把我丟在路旁看你們敢不敢?

同事打趣鬧笑慣了也沒多回應,音樂聲音不小,舞池人擠著人柏霖懶得去攪和,同事卻硬拉著柏霖去跳舞;有點酒意的柏霖就被同事拉著混進舞池~

 

不要在床上抽菸;弄的空氣汙染!也許是一句笑話?但卻是我的習慣!

雖然早已厭倦了你,卻無法拒絕你的求愛?

心裡早想和你分開;卻不能輕易對你說聲:再見~再見~Good bye!

不要在床上抽菸;弄亂我的思緒!究竟是愛與不愛?連自己都不明白?

                                       歌詞取自 (季野 清)歌詞創作

 

慵懶的爵士音樂;柏霖昏沉沉地醒了!空氣裡一股咖啡香?睜開雙眼一看;柏霖有點摸不著頭緒?這是哪裡?偌大的雙人床旁邊,還有一束黃玫瑰擺在床頭櫃上?床墊好軟?好舒服?這是哪裡?柏霖心底一大堆問號?

一個短髮的女人走了進來:醒了;要不要來杯咖啡醒醒酒?柏霖點點頭順口問說這是?那個女人也沒回答逕自去拿了壺咖啡;問柏霖黑咖啡還OK吧?咖啡有點苦但卻很香;女人自顧地說:人家都謔稱我是ㄇㄟˇㄐㄧㄚ,意思就是我常拎著喝醉的男人回家;我的家就是每個迷路的男人的家!

柏霖仔細地看了一下,女人年紀應該比自己大上幾歲?可是也很難斷定,化妝前後的女人落差可是極大,女人素淨的臉上表情坦然自若,問柏霖你跟你那個詩詩究竟是怎麼一回事?男人啊都一樣;一碰到感情問題總是變得像小孩子?說來聽聽吧;昨天晚上你說的那麼多話?我只記得詩詩這兩個字?其他的就亂成一團了!

 

柏霖頓了一下說:我昨天跟你?女人點了點頭回答:沒什麼;都是成年人了,男歡女愛就是這麼一回事,上床並不是了不得的大事,台北這樣的人可多得很,要認真怎麼得了?

ㄟ!你到底要不要說?我連你的名字都不知道;反而記得跟你分手的女孩的名字叫詩詩?會不會太好笑嗯?柏霖很慚愧自己竟如此荒唐?對不起;我.....真的喝醉了! 要再來杯咖啡嗎?柏霖點了頭;喝著咖啡時說:詩詩是我的女朋友,交往兩年多了,我是高雄人,來台北工作才一年多;我姓陳;名字我說了你可不要笑?

女人笑著回答:別人叫我ㄇㄟˇㄐㄧㄚ我都不在意,你的名字能夠有多好笑?陳香?陳車?陳船?陳雷?陳重?

 

柏霖反而大笑起來:你好幽默;沒有啦,我叫陳柏霖;因為跟大明星同名,連字都相同;每次介紹自己我都很不好意思~你呢?我要怎麼稱呼你?女人說就叫我美加吧!名字只是稱謂;不重要啦,說說你的事情來聽吧!

美加聽著柏霖說的事情,也沒說出任何意見,只是嘆了口氣說:感情本來就是如此,男人永遠不會了解女人?同樣地女人也永遠不懂男人?我跟我老公離婚時;也是痛苦到不知如何是好,幸好有朋友開導還介紹我工作,人忙碌起來就沒空多想,日子久了;那種痛的感覺自然也淡化掉了~時間永遠是最好的療傷劑!

 

美加與柏霖兩人,從那天開始成了好朋友?美加自己很懂得生活,偶爾會與柏霖上床,一起相約到夜店跳舞,興緻來了,還會在家煮菜邀柏霖過來吃飯;說好不談論感情的男女之間相處反而輕鬆~

美加勸柏霖自己也要主動,詩詩或許已是成過去,但男人只要肯在工作上用心.努力.不怕沒有人欣賞!

柏霖與美加相處久了,越發覺得美加很像他熟識的某個人?只是那種感覺很模糊籠統;那段日子每次要到(老闢谷)店裡用餐,店門總是關著招牌卻還在?問附近的店家也問不出所以然?柏霖也沒放在心上,或許老闆不做了吧?

 

五月時手機忽然接到一通陌生門號的簡訊?柏霖;我可以打電話給你嗎?詩詩。柏霖迫不及待地回撥(0910435400)詩詩熟悉的聲音又再度聽見了!柏霖止不住興奮地問:詩詩;妳還好嗎?詩詩用很平緩的口氣回應:柏霖;你會怪我嗎?

柏霖急忙回說:不會啦;詩詩妳還好吧?詩詩說:柏霖,我懷孕了,最近就要結婚了,但是我心底一直有一份牽掛,我可以到台北見你嗎?柏霖只覺天旋地轉;詩詩要結婚了?柏霖故做鎮定地說:詩詩!恭喜妳了;什麼時候?詩詩說大概是六.七月吧?現在還在看黃曆挑吉日,我可以到台北見你嗎?你方便嗎?

柏霖連忙說不用那麼麻煩;我可以回高雄跟妳碰面,反正端午節有連休假期,我回高雄再打電話給妳;手機號碼是這支對喔:(0910435400)

 

電話掛斷後;柏霖急著打電話給美加,手機轉入語音信箱?柏霖請美加回Call;沒多久美加打手機給他:笑說天要塌了還是世界末日到了?什麼事情那麼急著要見我?我在全聯買日常用品,大概要再半小時才回到家,不然你到我家樓下等我?OK?

那天柏霖終於忍不住哭了!美加也沒勸阻,柏霖冀望的遠景化成泡影,長時間的等待與期待,終究回不到過去那個父母所希望的柏霖?柏霖抱著美加說:我現在真的感受到偶像劇說的那句名言的意義;我!回不去了?

 

美加很理性地說:柏霖;你還年輕,還有許多未來可期待,失戀只是一段過程,人生要走的路很長,我比你年長,不希望你這樣;男人要學會自我成長,一個人要了解自己;你有穩定的工作,生活也不散漫,這個世界上最特別的一件事情:再醜.再不好.也都會有一個非你不愛的人存在;相信我~這就是成長的機會,有一天你一定會懂得我這句話的涵義!

 

柏霖回到高雄與詩詩碰面;詩詩第一句話就說:不要笑我;柏霖懂得這話的意思,兩人在露天的85度C喝著飲料,柏霖體貼地點了果汁,詩詩說柏霖你要抽菸沒關係,我才剛確認是懷孕初期,你一切都還好吧?工作順利嗎?我真心希望你能理解,也希望你能早日找到喜歡的對象。

我不見你,不接你的電話,換手機號碼,這一切都是為你好,我不想讓你有期待的心理;但在心裡卻牽掛著你的一切,我想見你,就是希望能得到你的諒解,畢竟你是我第一個男人,如果能得到你的祝福;我便無所罣礙,結婚是一輩子的事,我不能與你結婚雖然遺憾;但是卻希望你能往前看~

柏霖笑著對詩詩說:詩詩;我們都是成年人了,妳不用為我掛心;妳過得快樂最重要!這段期間我也有新的對象?我是陳柏霖ㄟ!詩詩;妳覺得幸福嗎?詩詩點點頭,柏霖說那就好了。結婚日期決定好要寄喜帖給我,我沒事的~

 

夏天的午後,柏霖陪著詩詩走著,風徐徐吹來,柏霖牽起詩詩的手,詩詩;無論發生什麼事情,妳都可以打電話給我,我的手機門號永遠為妳保留;記住!一定要幸福喔!

 

回到台北與美加談起這件事情,美加用讚賞的語氣表示認同,美加也坦率說:參加婚禮是不可能的;包個紅包禮到就好~柏霖對美加說:我想買個首飾送她,是我自己做得不夠好,才失去幸福的未來,美加;妳能陪我一起去挑選嗎?畢竟女人比較了解女人的心思;美加妳可以嗎?

兩人走到附近商圈的金飾店;柏霖覺得送戒指不好,美加也如是說;反正看看有什麼樣式再決定吧~走了兩家都沒看到適合的樣式,路旁有賣飾品的年輕人,美加要柏霖等一下,她想看有什麼新奇的飾品?

柏霖無聊地看著;忽然看見一條手鍊的樣式,美加順著他的眼神看過去,點點頭問年輕人說:多少錢?美加付錢後戴在手上,讓柏霖自己決定~ 柏霖說拿給金飾店看能否訂做吧?金飾店老闆說:樣式很特別,但純金打造太貴,我覺得用18K金會更好;鍊子要再細一點才夠精緻,用K金打那段刻字也比較容易!

你要送給你所愛的人吧?(forget me not)勿忘我?這也是一種植物的暱稱:勿忘草!

 

日子過得飛快;又是一年過去了。柏霖下班經過(老闢谷)的店,招牌改了?佈置也不同了?(小龜的家)?招牌下的菜單主打日式口味?柏霖沒什麼興趣;少了老闆,這家小吃店也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回高雄過年,在高鐵北上的路程中,柏霖回憶這幾年的種種,有點說不上來的感傷?人總會成長;自己都快30歲了,也該要好好計劃未來!

某天到市場買完水果,要走回住處經過老闆的店;竟然看到老闆在門口澆花?

柏霖趨上前問:老闆!你沒事幹嘛休息那麼久?還把招牌換了?害我連門口都不想靠近;老闆看著柏霖笑說:怎麼會沒事?進來再說吧;吃過飯了嗎?柏霖搖搖頭走進店裡~

店內還是一樣只有五張桌子?只是多了好幾缸魚?小龜呢?老闆指向屏風後的位置,小龜還是一樣好動?老闆問柏霖吃什麼?柏霖說你決定就好;老闆端上一碗麵,柏霖嚐了一口湯;味道還不錯,雖然是味增口味但卻不會過鹹?吃完麵,柏霖走到玄關抽菸;老闆神情自若地看著柏霖~

柏霖有很多事情想問老闆,反正知道這還是老闆的店,要聊天有的昰機會;柏霖說晚上再來找你聊天可以吧?老闆笑說:哪有什麼可不可以?只是我現在比較早關店休息,但至少11點以前店都還開著。

picture002

picture003  

 

柏霖約美加一起到老闆店裡用餐,幾天下來柏霖跟老闆聊了許多自己的情況,美加看店裡的擺飾,笑問老闆你以前是做哪種工作?老闆回問:妳猜猜看;猜對了,這頓飯不用花錢!

美加看向柏霖;柏霖答說不用猜了,妳要是猜對了我跟著妳姓~美加故做生氣地說:跟著我姓?我也姓陳;那有差別嗎?美加吃著老闆弄的泡菜雞腿飯,美加把雞腿給柏霖吃,對泡菜卻讚不絕口;用餐完畢,兩人一併坐到玄關處抽菸。

 

老闆很誠懇地說:柏霖;你如果覺得生活看不見未來,其實可以嘗試換個工作環境?或許換不同的職場?或許向公司請調在其他地方工作?人不能沒有自信;你是一個不錯的年輕人,未來是靠自己去努力;不是放在眼前等你!

 

美加也在一旁搭腔,這時美加突兀地冒出一句話:老闆;你左眼怪怪的?很多血絲?你左眼怎麼了?老闆笑說還是女人心細,我左眼瞎掉了,所以才無法再做以前的口味,現在補貨都是家人或店家幫忙,人免不了生老病死;我也50出頭了,走過人生許多路程,無悔無憾是達不到那種境界;但畢竟我很認真地活過我的人生!

柏霖驚訝地問老闆為何沒對他說起?老闆說這是我個人的事情,況且說了也改變不了既定的事實,連台大醫院眼科主任都束手無策,說與不說差別在何處?美加很欣賞老闆的豁達,對柏霖說走吧;讓老闆有空閒的時間午休。

 

走出店外;美加對柏霖說:我們買杯咖啡到忠孝橋下堤坊走走,聊聊天好不好?午後的陽光很溫暖;柏霖順著美加的心意,兩人邊走邊聊;美加手上戴著那條手鍊,(forget me not)好熟悉的過往~

 

柏霖!我覺得老闆的建議很好;換個工作環境對你的未來一定有所幫助,認識你也兩年了,談情說愛我們不是彼此的對象,老闆說自己的人生與未來都要靠自己努力,我也思考過;我同學一直邀我到大陸工作,但我就是放不開?剛才我忽然覺得,大陸工作也是一種自我考驗,我可能會過去也不一定?

 

柏霖想起老闆那句(無悔無憾)人生要經過多少歷練才能達到?美加與自己沒有未來是肯定的事情,柏霖突然覺得自己好自私;詩詩與美加對自己都是默默地付出,是自己綁住了對方的未來~

 

堤坊上的鴿子飛來啄食~柏霖握住美加的手;眼淚忍不住掉了下來~美加!對不起!我一直都只想到自己;妳陪著我渡過許多日子,連送給詩詩的禮物都是你幫忙,我從來沒考慮到妳的感受?請妳原諒我的自私,我不愛你,卻一再讓你為我操心,我.....真的對不起妳!

 

美加微笑地看著柏霖;只輕聲說了一句:沒什麼!柏霖;我們永遠都可以是好朋友,如果真的去大陸工作,我們仍然可以時常聯絡,也許在大陸我會找到一個懂得疼我.愛我.寵我的男人也不一定?

 

柏霖!我們還有許多的無限可能等待我們去努力;走吧,回家了!明天又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都要為各自的未來努力!

韓宏基/小龜的家發表於2017/12/17AM:02:10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