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046   picture041  

你發神經了嗎?筱珍半開玩笑地對著鄒玉這樣說著;

走在輔仁大學裡散步小徑的倆個人,筱珍與鄒玉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來台灣這幾年,鄒玉的生活算是平淡得可以?

也不是沒有喜歡的人;但就是不帶勁兒?喜歡一個人不難,但就是少那一份魂牽夢縈的掛念?就像台灣人口中常說的(不來電)!

 

台灣是很自由的國家,鄒玉人在他鄉,沒有了身在中國內地的負擔,台灣網路資訊又很開放;地方還不到一個內地縣城大,但只要一上網,所謂網路無國界才真得讓鄒玉大開眼界!

 

筱珍就是上網認識鄒玉的,在閒聊時覺得還算聊得開;因為是在同志網站認識彼此,聊天內容當然離不開同志話題,熟捻以後知道對方都沒有伴侶,就相約見面在台北市內的同志知名地點(誠品敦南)!

 

那次見面是很快樂的回憶;倆人都沒有尷尬靦腆的羞澀?連鄒玉自己都沒料到;筱珍就如同網站上的表現?沒有任何虛假造作;喝咖啡.吃飯.再到附近商圈逛逛,一個下午的時間很快過去了,黃昏的台北有種很忙亂的氛圍?但搭上公車時,鄒玉心裡反倒覺得多了這幾年難得的平靜與踏實感!

 

知道竟然同是在輔大修碩士學分?更讓倆人的關係加深許多;每天一起相約吃飯,調整上下課的時間,假日筱珍總會帶著鄒玉到一些台北著名的觀光景點走走;第一次的身體接觸就是在筱珍刻意安排下,在著名的溫泉區民宿發生!這以後的半年多,筱珍與鄒玉對彼此的認知都更深了。

 

在大陸內地沒錄取到父母想讓鄒玉讀的大學;於是透過香港的親戚安排,到香港大學就讀人類社會學系,香港的學系選擇很廣,鄒玉選修了很多看似毫無相關的科目,旺盛的求知慾是因為在內地所能接觸的有限;香港真的超乎鄒玉預期的環境,大學三年級時,在一家中環打工的飲品店裡,跟葛優就這麼認識了!

 

鄒玉其實一直都知道自己內心真正喜歡的是女生;只是不想讓父母知道這件事情,葛優是大陸知名的男演員,但這個名叫葛優的年輕人,只是同名同姓而已,一個很普通的從大學畢業剛踏入社會工作的年輕人;因為每天午休時間都到飲品店報到,日子久了,才逐漸開始多聊了一些;這是很自然不過的事情,只是後來的發展卻並不是鄒玉自己所能預料的!

 

與筱珍說起這件事,連鄒玉都不知當時為何會在葛優追求自己時沒有斷然拒絕?到香港求學還不到三年,雖然總會趁著寒暑假回內地與自己的愛人相聚,但還是躲不過分手這種結果?在香港鄒玉並沒有另外尋求慰藉的伴侶;貪多的求知慾加上為減輕雙親負擔的打工,真的沒有多餘的時間在意這些事情!

 

葛優算是趁虛而入嗎?或許是鄒玉自己耐不住那份空虛感吧?葛優家境算不錯的;人品外表都好,言談舉止也很會拿捏分寸,快畢業時,鄒玉開始上網尋找工作,父母希望鄒玉回內地工作,鄒玉則是抱著工作第一的心態,只要是自己想投入的職場環境,住在哪裡並不重要吧?

 

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事情!葛優在當時忽然提出結婚這個突如其來的要求?讓鄒玉措手不及該如何回應?將近一年的相處;鄒玉很早就向葛優表明自己的性取向;葛優也沒有特別的反應,鄒玉也不覺得葛優與自己會有未來,在她心裡一直都認為葛優應該很清楚這件事才對?

 

葛優父母倒是一副樂見其成的態度,鄒玉與長輩相處,應對一向不敢太過直白,與葛優相處一段時間後,雙方父母連絡的次數早就超過一般朋友的關係了。恰巧畢業時面試的幾份工作都在香港?開始上班沒多久,鄒玉就在雙親頻頻催促下,半推半就與葛優辦了結婚登記。

 

有人說過同性戀是天生的?這樣的說法不曉得是否正確?鄒玉當然有過與男人的性經驗;正因為如此,鄒玉才確定自己內心的靈魂深處,埋藏的是一個無法向他人告知的秘密,我是同性戀這句話;不是那麼輕易就能說出口的!

 

婚後與葛優的相處本來也還算好,只是葛優在性態度上的要求,逐漸讓鄒玉不知如何應對;葛優為強調自己男性氣魄,在婚後更加勤勞上健身房鍛鍊身體,對性的要求次數也頻繁許多,鄒玉開始厭煩這樣的應付,便直接對葛優表明不想在性這件事情上配合!

 

葛優剛開始態度還很理智,但一段時間過後,開始每天在Facebook上發訊息,抨擊同性戀是不對的;種種讓人看了心裡極不舒服的言論,鄒玉受不了葛優如此的行為,便悄悄辭掉工作,每天回家整理自己的物品打包寄回內地,連跟長輩辭行也未告知就離開了香港!

 

鄒玉說自己那段時間過得很痛苦,因為葛優嗎?這當然是其中的理由;但最痛苦的是不知道自己的未來該何去何從?

筱珍在聽鄒玉傾訴這段往事時也頗有同感,筱珍家世居三重;高中時便發現自己的性傾向偏向同性;也與鄒玉有相同的困擾,該怎麼對自己的父母坦白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

 

筱珍對著鄒玉說:那時父母每逢假日都會到附近的一家小吃店,偶爾筱珍也會陪著,那時的她很好奇;為什麼父母跟老闆總有談不完的話題?剛開始筱珍自顧地看著店裡電視播放的節目,有一次老闆突然播放ABBA的MV?還跟父母笑說這就是我的問題;S.O.S! 我要怎麼擋這種事情?連小詹.兒子.笑ㄟ他們都在損我:老闆!我要吃飯;要不要看身分證?

 

筱珍說這段故事是真的,因為那天回家以後,筱珍仔細回想老闆說話的內容;才明白父母為何與老闆無話不談?在當時筱珍眼中的老闆,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但在那天過後,筱珍對老闆開始有了不同的看法。 那時下課後,筱珍總會先繞道經過老闆的小吃店,若店裡沒人,筱珍都會點一碗餛飩湯,老闆若坐在門口抽菸,筱珍總會藉口與老闆聊上幾句;幾次以後老闆就主動問起筱珍,最近都一個人來店裡,你一定有甚麼事情想問我?

 

筱珍對鄒玉說:你不知道當時我心中有多震撼!可是老闆卻很溫和地告訴我,妳一向都是一副不情願的表情陪著父母來店裡用餐,這幾次都是一個人來一定有原因;你可以自己選擇是否要告訴我?老闆年輕時有很多事情都沒有人可以提供方向作出對的決定?所以我開店時就告訴自己,只要能夠在某些事情上幫年輕一輩提供意見一定盡己所能,人生路很長;有時一個正確的抉擇,會讓自己的人生有所改觀!

 

鄒玉看著筱珍臉上的表情,筱珍嘆了口氣接著說:我那天真的不知如何開口;付了錢就走回家了。但我在路上反覆思考過;隔天下午我翹課,鼓起勇氣到老闆店裡,我拿了一罐藍山咖啡喝完後,還是說不出口;老闆又拿了一罐遞給我:二十元!然後就走到門口入口處,放起了日文音樂的CD?

 

我坐到第一張桌子的位置,老闆還跟著CD播放的音樂唱著;他見到我換了位置便直接問我:是不是有不能跟父母談論的事情?我還記得那天我第一句說的話:老闆!你對同性戀有什麼看法?

 

鄒玉妳知道嗎;我那段時期真的跟老闆聊了許多次,高三要段考時,我終於主動跟我母親說出這件事情,所以後來我父母安排我到日本讀大學,就是想讓我在不同的生活環境裡,為自己的未來做出正確的決定。

 

在日本讀書時,我都住在姨丈家裡,他們沒有孩子,真的很疼我很關心我,我也試著與男生交往過;但就是沒辦法接受他們的身體?我不是刻意避開,而是到了一定的接近程度我就感到一股厭惡感?

 

回到台灣時,本來幫著父親公司處理進口日本百貨商品的業務,但競爭激烈的環境,獲利大不如前,父親決定結束公司的經營,我覺得也對!我找工作還算輕鬆,但台灣社會對同志的觀念已經變化很多;相對的排斥情況也減少許多,我主修心理學,覺得社會上一定需要更多人投入,才會再度進修。

 

鄒玉妳知道嗎;那年我要去日本之前,我還到老闆店裡跟他聊天,老闆還與我強調,長輩的決定有時並非都是對的,但出發點絕大部份都是替子女著想,妳會長大會成熟,會學習很多不同的事物,妳的思考模式會隨著年紀增長而改變;有一天妳一定會懂得身為父母的心情!

 

我永遠記得當時老闆拔下手上戴的古銅手鐲,要套到我的手上時的表情,我沒有拒絕的原因,是因為我在他眼中看見一絲淚光!當時店裡正放著一首歌:(一青窈)的(花水木)!我很難解釋那天的感受;因為銅環上有段刻字(forget me not)直覺這是老闆很珍惜的首飾,那段刻字一定有很特殊的意義?


那天我在店裡待到很晚才回家,老闆跟我聊過許多當時我還不太懂的事情,我只記得老闆跟我特別強調的兩件事情;一件是人生怎麼走由自己決定,但無論結果如何,好與壞責任都要自己承擔。另一件則是同志是一條不歸路,尤其女同志的路更加艱辛,不要因為寂寞而愛,更不要因為愛而失去自我的尊嚴,沒有任何人會真心去愛一個不懂得珍惜自己的人!

 

走到校門口時,天空開始飄起零星的雨絲;鄒玉說我們到小龜的家喝杯咖啡吧?

一進入店內,鄒玉問筱珍:那妳在回來台灣後有沒有再去找那個老闆聊天?筱珍很無奈的嘆了口氣;在日本那四年,我為了替父母省錢都沒回過台灣,我拿的是學生護照,只要在日本國內加簽即可,反而我母親一年都要到日本好幾趟,為我偷偷夾帶一些喜歡的零食給我!

 升大四那年母親來日本的時候,告訴我老闆的店關了;我還跟母親鬥嘴說怎麼可能?回到台灣以後,我真的去問過他們的鄰居,卻沒有一個人知道?

 

筱珍問鄒玉;妳剛才說葛優的事情才說到一半,這幾年妳還有與他聯絡嗎? 鄒玉餟了一口拿鐵後說:其實我最近真的有些不知該如何處理葛優的事情,我是直接從內地來到台灣,當時我只急著躲開葛優,也沒有處理跟葛優的婚姻關係,香港的離婚登記是要倆人一同到當地律師事務所辦理,葛優一直不願離婚,我也沒辦法可想;畢竟每個地方的法律還是有所不同!

 

鄒玉說這幾年我真的很少與他連繫,但他就是不願放手?我真的不懂;我沒在他身邊都三年多了,他難道看不透嗎?我在結婚前就說過不想要生孩子,是他自己答應我沒關係,同志的事情也都攤開明說,他也都說沒關係?但只要說到離婚,他就是絕對不同意!

前年我趁著回內地辦理一些事情,順道在香港滯留幾天,到了他家,他還一副喜出望外的神情;我跟長輩請安過後,他母親還親切地問我過得好不好?我心裡真的感到抱歉,我是為了離婚才來香港;長輩還不清楚我的來意,反而無比關心地先問我過得如何? 那天我很難為情地表示,我想跟葛優離婚,他母親愣住了是一回事;但葛優就了不得了!

他先是臉色鐵青地說不可能,我央求他母親幫我說話;葛優忽然爆出一句話:妳要離婚?好!我死給妳看!那時他順手從客廳的茶几上拿起一把水果刀;我跟他母親都被嚇著了!

我們倆哭著求他放下水果刀,我還對他保證說不談離婚的事情,筱珍妳不知道,我那天離開他家的那種心情,不僅是痛苦而已,是一種絕望到無奈的悲哀,為什麼一個男人的感情一定要如此偏執?他難道不了解真正的愛情是要彼此對等地付出嗎?

 

筱珍接著鄒玉的話說;我是研究心裡學的,我們先不談葛優的事情,好比妳跟我倆個人,從上網認識到現在都快一年了;雖然我們的關係跨越了身體的界線,但我們相處最快樂的,是那份自由自在的感覺,我們不需要承諾對方,每天能夠見面聊天就是很美好的事,我們之間不需要有婚姻的約束,反而讓我們更珍惜這樣真實的感情!

 

鄒玉妳或許覺得葛優的事情是種沉重的負擔,但從我個人的觀點來看;那只是一張空白的明信片,它並不會造成我們之間相處有任何影響,時間會改變很多事情,葛優不願意離婚是他的執著,日子久了;他也會逐漸想通這件事情。

人總是一直困在漩渦裡會很痛苦,他也有朋友,也一定會告訴他要他學會放下;人是耐不住寂寞的!再深再重的感情,也經不起時間的拖磨,淡了;他自然就會放手!

 

妳知道嗎?在日本讀書時,我第一首學會的日文歌曲就是(花水木)那時我經過姨丈的解釋,才明瞭老闆為何送我那個古銅手鐲的用意,因為歌詞的敘述雖是為了配合電視劇的劇情描述,但老闆知道我的困惑,了解女同志的路程太過艱辛,歌詞的意境很耐人尋味,哪天我再解釋給妳聽。

 

日本冬天會下雪,大三那年,我在擁擠得水洩不通的電車裡,突然聽見(喀)的一聲?老闆送我的古銅手鐲斷成兩節!我那時趕著上課,把手鐲放進大衣裡,想說等假日休息時再拿到首飾店修理!結果卻拖了一個多月;我不好意思拿到珠寶店,問姨丈這種首飾要拿到哪個地方修理?

鄒玉妳知道嗎?姨丈一看見那個手鐲時的神情,是種類似老闆幫我套上手鐲的感覺?我也很難解釋,姨丈說這種手鐲是無法修復的;因為它外表是銅與金用特殊比例混合,裡面卻是礦砂填入的,這是很古老的製作方法,那上面的刻字(forget me not)一定是有人特別訂做的首飾!

 

姨丈要我把那個手鐲好好保存,回台灣之前,我想這四年多都是他們在照顧我,姨丈偶爾也會收藏一些磁器,我便把那個斷成兩節的手鐲拿給姨丈,問他是否可以收下?我只是沒料到姨丈竟會如此高興?

去年他們來台灣旅遊,我陪他們夫婦倆到陽明山時,在公車上姨丈才把原因告訴我,他說這是感情很深的兩個人,為了怕沒有機會再見到彼此,特別訂做的紀念物;這種手鐲不容易折斷,尤其妳戴著之前還有別人長期戴過,會斷裂一定是兩個人其中某一個有事件發生!

 

鄒玉妳千萬別把葛優的事情放在心上,我們能夠這樣相處就是得之不易的機會,畢業後也許妳會回中國內地?我住在台灣;但珍惜我們現在所擁有的,才是最真實的;未來我們無法預料,但至少今天我們是倆個幸福的人!

 

走吧!我送妳回宿舍;走出店門口,鄒玉聽見筱珍低聲唱著:

 

 僕から気持は重過ぎて     一緒に渡るには きっと船が 沈んちやう

とうぞ行きなさい   

お先に行きなさい

 

 炙熱的盛夏;暑氣逼人過了頭?我的心情也是沉重到難以承受!

如果我們一起同舟共渡?那麼這條船註定要沉沒?

請你離開吧!如果可以的話;請你走吧?

 

韓宏基發表於中華民國台灣新北市中和住處民國106年12月10日凌晨四點五十八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