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cture001

DSC_0108

DSC_0109  

1392463940-1727331832.jpg          

走出電影院的時候,艾可本想直接坐上計程車回家;但想想時間還算早,不如到附近的商圈逛逛,小王的生日過幾天就到了,不如買個禮物送給他,相處一年多了;他的個性還算不錯,生日買個禮物送他,也是理所當然吧?

 

百貨公司裡,名牌服飾小王並不喜歡;精品的小配件價格也不便宜,艾可一時也沒了主意,想起最近黃金價格稍有走低的趨勢,不如買條手鍊送給他,想像他收到禮物的表情,艾可臉上也不自禁地微笑了。

 

離婚也快10年了,艾可在跟老公簽下離婚協議書時,無奈多於惋惜,兩人從戀愛到結婚,都是在工作上的交集,結婚後老公也沒有什麼好抱怨的;只是因為常到大陸出差,聚少離多,艾可的工作薪水也不差,兩人也不急著生小孩,所以那時艾可還蠻喜歡這樣的感覺!

 

決定跟老公到大陸的原因,是老公的朋友想在大陸開設公司,合夥生意需要資金,艾可老公家裡情況不錯,兩人也都各有積蓄,老公遊說他母親拿出台幣五百萬元,跟他朋友合夥經營,但老公業務做久了,深懂得合夥生意的盲點,在要求艾可同意後,才敢做出這樣投資的決定!

 

艾可離職時還算輕鬆,本來她的部門就有助理,也都熟悉她大部分的工作,艾可指定小愛接手她的工作,也是在與老闆商討後的決定,小愛個性比較率直,雖然言語間不擅奉承,但公事上卻是條理分明,學習能力也還快,遞出辭呈,到工作順利接手,小愛也如艾可的預期,艾可懷著感恩的心情離開了公司。

 

大陸的公司在艾可離職後,一切照計劃運作,艾可辦好台胞證,如期到深圳與老公配合,艾可本就是採購,老公是業務,合夥的朋友負責大陸的公關配合,公司主要的營業項目,就是接單與下單給廠商,賺取該有的利潤,那時生意蠻好做的,哪像現在;艾可心裡其實很慶幸,自己提早離開大陸的生活。

 

公司的業績一直都很好,老公也卯足了勁在跑業務,合夥人真的很擅長與大陸的人交際,一切都在掌控中逐步成長,艾可夫婦倆人,本來台灣的房子還有貸款,第二年就清償完畢,老公也蠻孝順的,趁著時機好,跟合夥人商議找大陸的高幹出錢合作投資,母親的錢也順利抽手了。

 

艾可當時若說有什麼不滿意的,只是生活上的一些不便,還有那時請的阿嫂煮菜口味太重,艾可剛開始很不習慣,還好小妹貼心,跟她在連絡時,便主動幫忙買了許多蜜餞與零食,深圳那時也有台灣人去開店,偶爾想吃點家鄉味,便請老公帶她去嚐嚐。

 

每半年回來簽一次台胞證,艾可比在大陸還忙,除了要跟公司連絡,採買自己愛吃的食物寄到大陸,還要特別買些台灣的名產,那時規定還不嚴格,艾可買起來百無禁忌,就怕買得少了,得罪了那些有的沒的?

 

在金飾店看了許久,一直沒看到適合小王帶的手鍊,他還年輕,太老氣或太細緻的款式都不適合,艾可想想之前在某名牌店見過一款手鍊,拿起手機用Google搜尋一下,果然有型錄,艾可問老闆娘,若照這型式打造需要多少錢?

 

老闆娘看了一下,拿起電話叫老闆出來,老闆還蠻帥的,問起有什麼事?老闆娘把艾可的想法轉達,老闆一看就笑了出來,對著老闆娘說:妳們女人的想法都差不多;老是要別人忘不了妳?這款前幾個月不是也有人訂做?我看這次做好,乾脆拍照存檔?喂: (forget me not)

 

老闆娘也笑了起來,拿起計算機跟艾可說:現在金價一錢五千二,這條手鍊打好要將近七錢;上次那個女客人說要做寬一點,我想說人家名牌設計的東西,18K的就要兩萬多元,幹嘛去更改人家的設計,後來照這樣式用砂金的做法,那個女客人看得非常滿意,我想:妳也照這樣做好不好?

 

艾可猶豫地看向老闆;老闆娘抿嘴笑了一下接著說:這樣算起來連工錢總共3萬9千多,就去掉尾數算是交個朋友,小姐:妳什麼時候要?艾可遲疑地算了一下:下星期三以前可以嗎?

 

老闆娘接著說:是有點趕;不過還好啦;妳要付定金三成喔!艾可從皮包拿出信用卡,老闆娘馬上跟艾可說:這個利潤很低,刷卡我划不來,小姐;現在生意不好做啦!艾可也沒甚意見,皮包裡剛好還有現金一萬多元,數了一萬元給老闆娘說:這樣可以嗎?

 

走出店外已經8點了;小王不知下班了沒?拿起手機撥了快速鍵,卻是轉語音信箱?艾可也不知是要回家,還是先去吃飯?乾脆坐計程車回家好了!

 

在馬偕醫院側門的民生西路,有家還不錯吃的水餃,艾可再度撥給他,仍是無人回應?艾可請老闆幫忙包50顆水餃,分成兩份,再另外弄個酸辣湯;冰箱還有上次宅配的泡菜,兩個人吃絕對夠了。

 

老公在大陸的公司不知現在情況如何?艾可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電視正報導最近鬧得沸沸揚揚的話題,艾可覺得無趣,想起跟老公在大陸時,兩個人的婚姻也跟在台灣沒甚差別?艾可忙著公事,還要負責管帳,地下套匯回台灣,還要被抽手續費,可是這也是沒辦法的事,每個人都要生活,賺錢是天經地義。

 

什麼時候艾可的婚姻出現狀況?艾可已經不記得了?那天老公帶著一點酒意回來?家裡的阿嫂下班了,艾可幫老公沖了杯熱茶想讓他醒酒;老公說想先洗個澡,艾可也就由著他,老公從浴室出來時,坐在餐椅上喝著茶,沒一會兒,老公忽然冒出一句:艾可;我們離婚吧!

 

艾可以為老公在開玩笑?還笑著罵他:你還在醉ㄚ?你以為我們現在是在演8點檔?我要不要配合你演一下?艾可走到老公面前,學著戲裡的女主角說話:你怎麼可以這樣?說:你是不是外面有女人?

 

老公卻要艾可坐在他旁邊,看著艾可,老公很正經地說:艾可;我是很認真的對妳說,我們離婚吧;艾可,有些事情我說不出口,算我對不起妳,台灣的房子就給妳吧,反正那本來就在妳名下,公司的股份我會湊錢給妳,這幾年我們也存了不少錢,我會盡我所能的補償妳。

 

艾可愣了一下,看著老公臉上正經的表情,艾可忽然畏縮了?老公怎會突然想離婚?艾可難以置信地看著老公,他的臉上一副堅決的樣子?艾可反而不知如何回應?老公仍繼續喝著茶,艾可坐到沙發上,盤腿望著老公,艾可難以想像,究竟他們的婚姻怎麼了?

 

老公說他累了想睡覺,艾可在沙發上征征地望著老公走進客房的背影,艾可不知要做什麼?到廚房泡了杯熱咖啡,回躺在沙發上,望著天花板的水晶燈飾,也不知過了多久?艾可拿起咖啡喝時,咖啡都變冷了?這時艾可才發現自己竟然哭了?

 

從沒想過會有這樣的一天,艾可放下手上的咖啡杯,低頭沉思;到底是怎麼一回事?老公認真的表情,顯見他早有心理準備,艾可覺得好不公平?五年多的時間,一起努力打拼的遠景,就在老公帶著一點酒意回家的晚上,毀了?就這麼簡單的一句話;毀了!

 

每當想起這段往事,艾可的情緒就無法平靜,都快10年了;回台灣時,艾可沒跟任何人連絡,整天窩在家裡,直到看見HBO的慾望城市影集,莎曼珊那種女性的自覺,艾可本來並不喜歡這個角色,卻在那段期間,從她的角色覺醒了,我,要堅強地過日子了!

 

那段日子是艾可人生最低潮的時候,鼓起勇氣走出來,是要有一番掙扎;艾可跟老公回台灣辦離婚手續,房子所有權歸她,大陸公司的股份,老公也把錢匯入她銀行的戶頭,艾可看著銀行存摺,只是覺得可悲,三千多萬?房子?原來艾可與老公的感情價值,就是這麼一回事!

 

老公從此沒再與艾可連絡過;連一通噓寒問暖的電話都沒有?艾可在自我沮喪的日子裡,時常看著銀行存摺本子苦笑,傻笑,流淚,直到莎曼珊出現?

 

艾可原本不是熱衷收看這部影集,在大陸的生活也沒時間看,只是在離婚後,閉鎖自己孤獨過生活時,偶爾看看,開電視不是艾可想看哪個節目,而是空蕩的屋子裡,除了艾可走動的聲音以外,冷清得叫人窒息?電視的聲音是提醒艾可自己還活著;雖然當時艾可每天過得如遊魂一般?

 

莎曼珊讓艾可覺醒的原因,是她大膽的行徑,敢說敢做的生活方式,我喜歡男人,我愛男人,我喜歡做愛,那是讓我有魅力的泉源,但我有我想要的生活方式,你不可以要求我為你改變,我是我,我可以愛你,但不可能變成你的附屬品,更不可能變為你想要的女性模樣!

 

艾可決心要讓自己變成另一個莎曼珊;到美容塑身中心重新打造自己,將近一年的時間,艾可讓自己變成一個讓人側目的女人,有了自信的外表,艾可想開始新的生活,剛好以前的同事轉行,專做法拍屋的行業,跟艾可調過幾次資金,艾可覺得這行業好賺,遂開始跟著學習。

 

某天跟同事到三重看一間屋子的情況如何?剛好過了用餐時間,附近也不知有什麼好吃的?想起老公在離婚前,曾帶她去吃過一家還蠻特殊的麵店,不知現在還有營業嗎?印象中就在離房子不遠的地方,艾可跟同事說:我們開車往忠孝橋那條路走,我帶你去一家很特別的店吃飯。

 

在中正南路往台北的方向,艾可認出對面的彰化銀行就是麵店所在的巷子,請同事把車停在巷口附近的收費停車格,艾可跟同事說:不知道那家店還有沒有開?以前我曾跟我老公來吃過,老闆很搞笑,不過東西真的蠻特殊的,你吃了就知道我的意思!

 

艾可走到麵店門口,遲疑了一會;同事問他怎麼了?艾可說:是這裡沒錯,只是外觀有點不一樣?而且招牌改了?不知道是不是換人做了?同事笑著回說:就算不好吃也是這一回;才能花多少錢?裡面有冷氣,先進去坐下再說!

 

艾可跟著同事走進店裡,一見到裡面的魚缸,還有那隻逗趣的小烏龜,不禁笑了起來,同事喊著:老闆娘!只見老闆從廁所出來,洗了手在放零錢的圍巾抹了一下,接著同事的話說:老闆娘?我也正在找ㄟ?有見到的話跟我通知一下;說:要吃什麼?同事聽見這樣的回答,愣愣地望向艾可?艾可說:怎樣?夠搞笑吧!

 

老闆看著艾可說:妳以前來過吧?不然怎麼可能不笑出聲來?艾可也不回話,跟老闆說:我記得以前來吃過你的乾麵跟香菇雞湯,還有一個名字很特別的小菜,現在還有嗎?

 

老闆說:就你們兩人嗎?艾可點了點頭;老闆說:那就各來一份,還是?艾可問同事如何?同事說就這樣吧!艾可跟老闆說:那就來兩碗乾麵,一碗香菇雞湯,還有別的湯嗎?老闆回說:餛飩?魚丸?艾可說:那給我魚丸湯,那個特別的小菜叫什麼名字?我忘了?

 

老闆說:想不起來?妳看著我的臉再想想看?艾可笑著回說:別搞笑了;老闆,我真的忘了,老闆也不接話就把兩團麵放進煮麵鍋,接著說:妳吃了就會想起來了!

 

艾可等老闆把食物端上桌來的同時,看著桌上的小烏龜已經變大了?好快?都已經幾年了?艾可用手指逗著小烏龜,同事也玩心大起,跟著艾可逗弄著,食物端上來後,一邊吃著食物,一邊聊起上回在馬偕附近那棟四層樓的法拍屋;同事突然說:這是什麼肉?怎麼那麼好吃?

 

艾可這才想起;對了!就叫好吃的肉!艾可看著同事興奮地吃著;想起以前老公帶她來吃的時候,好像是很遙遠的日子?其實也不過幾年,艾可看著老闆坐在玄關椅抽菸,音響放著輕快的日文音樂;艾可突然想到老公曾對她說過;很羨慕老闆一個人這樣的生活!

 

付完帳走出店外,老闆揮揮手說:有經過再來!艾可跟同事走回停車的路上,想起老公的話好像另有涵義?同事想繼續跟她談法拍屋的事情,艾可卻忽然覺得提不起勁?跟同事說:三重這件就別考慮了,我想把馬偕那棟買下,你幫我仔細算一下,可以的話,我想把那棟房子改成格間出租的套房。

 

忙了將近一年,總共投資了一千三百多萬,艾可把原本在板橋的公寓也賣了,一樓租給人家當店面,二.三樓隔成兩間套房,四間雅房,艾可自己住在四樓,四樓頂原本就有個種花的空間,艾可也請人把那裡多蓋了遮陽棚;閒來無事,艾可也會坐在那裡欣賞台北黑夜的光景。

 

小王就是來租雅房的人,年輕粗壯的體格,不大會跟人哈啦的靦腆模樣,艾可一見到他,就被他身上濃重的男性味道迷惑了,原住民黝黑的膚色,稚氣的臉孔,艾可在跟他打契約時,才發覺原來H是體育系畢業的?艾可在小王住進他的公寓不久,便開始主動對他示好。

 

就這麼簡單的一回事,小王在不拒絕的情形下,跟艾可上了床,一年多來;艾可在他身上得到了身體的解放,小王也沒對艾可承諾什麼?兩人的關係,就如同慾望城市裡的鋪陳,艾可不知道自己會跟他生活多久,艾可也不想要承諾,至少;這段相處的時間裡;艾可是滿足於肉體的享樂!

 

同事跟她打電話調資金,艾可也沒拒絕,利息也都算得清楚,對於生活,艾可是過得輕鬆的;只是聽同事說起,之前去吃過那家在三重的麵店,老闆忽然就不做了?問隔壁的店家也沒人清楚?只是有個路人聽他問起?還很好心的說:對呀;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已經快三年了!

 

艾可看著新聞報導,小王到現在還沒回來?

老公現在大陸的生意不好做了,不知道過得如何?

那個搞笑的老闆不做了?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

艾可心裡其實最想念的;還是那隻逗趣的小烏龜!

爬上爬下,貪吃又好完的小龜,不知是否又變大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韓宏基/小龜的家 的頭像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