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重聲明:blog所有創作皆是韓宏基個人獨自完成
一個愛滋感染者的生命故事!若需轉載.連結.列印.請透過信箱連絡,

     1361364504-2230296570_t.jpg      

小詹休完年假回台北上班,要到店裡用餐前已先打電話給我,確認我已開店營業,下了班便直接到店裡,見我一副無精打采的模樣,好奇地問我:怎麼了?我搖搖頭說沒事;只是習慣每週只休一天,忽然休息那麼久,有點振作不起來的感覺罷了!

 

小詹笑說:這下子你總得承認你老了吧?我也沒回應他,幫他煮了碗蛤蠣雞腿麵,燙了一份波菜,便坐到玄關的椅子上,把音樂轉開聽著槇原敬之翻唱松任谷由實的春よ来い!春天真的來了嗎?想著人生際遇,小雲在我生命中一直是局外人,卻陰錯陽差地不斷出現在每個階段?為什麼?

               DSC_0102            IMG_0118   

小詹用餐完畢,看我抽菸沉思的神情,坐在靠近玄關的椅子說:你今天怪怪的?到底是什麼事?我也說不上來,那種感概人生際遇的奇妙心情,非當事人怎麼可能感受得到?

 

我問小詹回南部老家還好吧?小詹倒是順口說起好吃的肉的事?笑說他從小跟著長輩在市場賣豬肉,要不是認識我,還不知道有這部位的豬肉是這麼好吃?我不假思索地回說:南部的人大部分用來包粽子,台灣南北部的飲食文化還是有差異,只是一些人沒注意到而已!

   DSC_0106   DSC_0107   DSC_0109  

熟客陸續上門,小詹把錢拿給我便離開了;我忙著幫客人弄餐點,也沒了那份愁緒,忙碌會使人忘掉許多事?這似乎是亙古不變的定律。

 

熟客陸續地增加,感情上空虛的情緒無處釋放;我不自覺地把這樣豐沛的感情轉移到客人身上,ㄚ賢的姑姑來拜託我ㄚ賢在學校與老師間的糾葛,我毫不考慮地答應了?我用潛移默化的方法,盡量讓ㄚ賢在客人多時,留在店裡聽我與客人間的對話,叛逆期的小孩子,要讓他覺醒自我的淺薄,才能有想上進的心!

 

小雲在開年後的某一天來到店裡;帶著小女孩,神情落寞地開口叫了我一聲:大哥!還未繼續說下去,就哽咽地哭了起來?下午時間休息的空檔,本想小歇一會,看見她如此,我也顧不得要休息,問她怎麼一回事?順便問她吃飯了嗎?小雲說她不餓;只是小孩子從早上到現在都還未吃東西!

 

我問小孩子:妹妹,叔叔煮好吃的麵麵給妳吃好嗎?小孩子怯生生地點了頭,我要小雲帶著小孩子坐到裡面的位子,幫小孩子弄了餛飩麵,再加點蟹肉絲,端過去時幫小孩子拿了大隻的鐵湯匙,對小孩子說:妹妹;慢慢吃小心燙燙喲!遞了一根香菸給小雲,小雲也順手點燃抽了起來。

 

跟小雲認識那麼久,我雖未見過她抽菸,但一路看她外表模樣的變化,也大概猜得到她的生活型態是如何?我問她要不要喝咖啡?她本來搖頭說不要;後來又點頭說:也好,喝點熱的東西,我覺得好冷喔!

 

我把燙過的罐裝藍山咖啡從煮麵水撈起,倒進杯子遞給她,她從皮包裡拿出香菸,我要她坐到前面一點的位子,讓小孩子慢慢吃東西,用眼神注視著她;等她自己開口。

 

小雲遲疑了一下,就口喝著咖啡時才緩緩地開了口;小雲說:大哥!我知道你會好奇我是怎麼了?但我真的不知從何說起?你離開公司後,我也歷經了太多事情,我一直以為我夠堅強了,沒想到,我還是撐不過?

 

小雲繼續說著:那時我跟那個老男人去找你買傢俱,原本也認為,反正生活就是要過,到酒店上班賺錢,也是為了要幫母親還債,既然那老男人要幫我還清欠債,他那時也真對我不錯,我也想到與其這樣背債務過生活,不如就當自己被高價買了,至少不用被那堆臭男人糟蹋。

 

那時他老婆也知道我的事情,但也沒多說什麼?因為他們倆沒生孩子,想說如果能生個孩子最好,我也如他們所願懷孕了;但是那時他大陸的工廠正在擴大,他常往大陸跑,我也沒想那麼多,那時他幫我還清欠債後,母親也過世了,我一個人也沒有太多想法,也沒想為自己多做打算!

 

她把香菸點燃後,嘆了口氣說:大陸我沒去過,也不想去;他在那邊做生意,他老婆還怕他在大陸包二奶,本來還要求我跟著過去,那時孩子還未出生,我對他老婆說等孩子生了以後,看情況再說吧!他老婆也沒堅持,孩子出世後,他還蠻興奮地跟我說:他終於有孩子了!

 

那時他老婆每個月會匯錢到我的銀行帳戶,也不算少,一個月8萬元很夠用了,信用卡是他老婆名下的附卡,帳款也都是他老婆在清,雖然他老婆年紀大我許多,但我也一直都把她當自己的姐姐看待;大陸那邊的事情也沒再跟我提起?我想可能不需要了吧!

 

小雲在啜了一口咖啡後繼續說:孩子一歲多時,他還會常來探望,只要有從大陸回來就會到我那裡住幾天,我一個人也習慣了這樣的生活!

 

那陣子我每天的生活很平靜,每天都待在家裡帶孩子,附近有家樂福,買東西也很方便,我沒有什麼朋友,以前的同事我也不好意思連絡;酒店的生活離開後我也盡量避開了,真的!我那時真的想得太單純了!

 

我看著小雲的表情,那種很無奈的感覺又再度浮了上來?小雲繼續說:大哥;我一直都太單純了,那時他老婆早已跟著他在大陸生活,我每個月的生活費都是會計匯給我,我因為對他老婆一直都覺得有歉意,所以也未曾主動打電話給她過。

 

我會跟他分手也是他老婆提議的,他在大陸早就有包個二奶,也生了孩子,只不過是生了男孩,我是生女孩子,他老婆見他事業越做越大,乾脆把台灣的工廠賣掉,跟他商量後,決定問我的意思如何?

 

我問小雲說:他在大陸做什麼生意?小雲說:我也不知道,我跟他認識在酒店,只知道他是開工廠,根本也沒想到要問他開怎樣的工廠?大哥!你知道他老婆來找我時對我說什麼?

 

小雲說:他老婆說我跟他的關係該結束了,他們決定在大陸定居了,大陸的事業很有發展,他的事業遲早要有人繼承,大陸的老婆又懷孕了,你這邊的事情我跟他溝通過了,要嘛孩子讓他辦認領,我們會把孩子帶到大陸一起生活,要嘛孩子跟你,給你一筆錢,從今以後互不相干各過各的,不用拖泥帶水!

 

大哥!孩子是我生的,帶到大陸去生活,你叫我怎麼能放心?而且他老婆的態度很堅決,我也不知該怎麼做?後來便決定我跟他分開,孩子由我扶養,林口的房子給我,他老婆說那房子至少值一千萬,另外開了張五百萬的本票給我,要我簽下切結書,表示這都是我應我的要求!

 

小雲這時臉上的恨意已經很明顯了,我看小孩子已經停下了筷子,正無聊地東張西望;我對孩子說:妹妹,叔叔開卡通讓你看好不好?小女孩點了點頭,我把電視打開,繼續回到小雲身邊聽她訴苦?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沐恩
  • 這種感覺真的只有當事人知道
  • 沐恩了解的;有些感覺真的只能意會的!

    韓宏基/小龜的家 於 2013/11/29 01: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