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CAAMOOTK     1177692049     imagesCAXEHXLY  

除夕回家煮年夜飯,本是每年固定的事,但在與小莊同居時,則都在我居住的地方過除夕,繼父過世後,母親身體大不如前,不僅食慾差,也懶得下廚煮食物;與弟妹商量後,決定除夕夜不再多煮食物,初二妹妹們回娘家,一併在海霸王聚餐。

 

席間聊的不外是工作狀況,外甥們逐漸成長,教育的問題,種種與抱定獨身的我,難以插入的話題,只是看著弟妹各自有著成長以後的生活,我心裡覺得有點悲哀的幸福感,畢竟當初的決定是對的;知惠仍舊在我心中,我還有什麼好求的!

 

工作上雖都已照計畫完成,但被倉庫師父亂整的事情卻不斷發生,有時真的受不了,我會在五股門市看店時,打電話跟張玉玲抱怨;每次出貨有問題,負責的黃師傅從不會在他下班時跟我告知,總是要到出貨早上,才對我說有什麼狀況?

 

我們上下班的時間不同,倉庫是早上九點至下午六點,業務則是隨傢俱館的時間上下班,除非有特殊訂單,否則一律都是按照傢俱館的規定上下班,天母總店則是早上11點後便開門,晚上10點若沒客人,便按照時間下班。

 

為了不想發生衝突,只要是我自己的單子,我都一律確定無誤後,才在出貨前一天與客戶說明送貨時間;如果遇到大的訂單,我甚至還要陪同送貨人員前往,不僅是交貨,還要幫客人把家飾品及掛畫定位,我的客人幾乎都是因為我佈置的特色才下單,所以有許多小件的裝飾品。

 

但是日月光的訂單我卻無法掌控?雖然我都會留意訂單狀況,也在看到大單時會跟張玉玲確認,若倉庫貨不足時,我會請張玉玲與客戶溝通,換型式.布花.或是延期交貨,有必要便請陳先生印尼趕工出貨櫃,無法延期的客戶,則暫時借用給客人,待貨進來再換回。

 

這麼正常的流程,在傢俱界已屬不易,所以我一直都戰戰兢兢地做事;因為一張日月光的大單,動輒就是幾十萬甚至破百萬,壹兩件貨物出狀況,就可能變成貨款延收,嚴重的話,甚至可能遭到退單!

 

可是黃師傅往往在上班準備出貨時,早上9點便打手機給我,說哪樣貨物出狀況,不是數量不足,就是產品品質有問題,偶爾出狀況還可解釋疏忽所致,但一再如此,就算我能包容,但領怎樣的新水,做什麼工作,本就是職責所在;這種疏失已是怠忽職守了!

 

而且上下班時間個自不同,前一天備貨妥當,本就是他的責任;若有問題也該在他發現問題時,先打電話告知,我便可在前一天與接單的業務溝通,看用什麼方法交貨比較適合,換布面花色.改變款式,甚至暫時借給客人使用,都有許多變通的辦法解決。

 

這樣的搞鬼不僅過分,並且嚴重影響我睡眠的品質,櫥窗設計的部份,大約三個月左右做變動,其餘的時間我大部分都在五股負責門市的業務,下班後從五股騎機車回承德橋旁的倉庫,都已將近11點,再洗澡吃宵夜,洗衣服或燙衣服,真正入眠都將近兩點了。

 

早上不到9點被電話吵醒,一聽又是出貨有狀況?一次次地處理,一次次拜託,仍舊無法改變,我對張玉玲說起,黃師傅這樣的做法是否過頭了,張玉玲只能盡量安慰我,因為這種狀況太頻繁,連她都怕我承擔不了,一再勸我等陳先生回台,看要如何解決?

 

並且當時我另有隱憂;東方雅集合夥人,在天母.日月光.紐約館.都屬合夥的店面,營收另做拆帳,但那合夥人另有一間倉儲在林口,他常會有事沒事跑到紐約館,有時剛好我休假,他也照常會到店面逛?陳先生在大陸努力,而他這樣做,真正的用意另人懷疑?

 

可是殷小姐跟那合夥人是學長學妹的關係,兩人之間感情很好,而殷小姐對我的態度,一直都覺得我的業績做得不夠好,從她知道我只有國中畢業時,那卑猕的眼神,擺明就是瞧我不起;再加上我一向不愛吹捧應付,若提起這種事,床邊耳語一番,倒像是我在無事生非。

 

最讓我受不了的還有另一件事,那時紐約館門市隔壁店家,是現在頗有知名度的傢俱廠商,那店家的老闆,每次到五股時,總會來找我聊天,初時我也不以為意,未料他越來越過分,甚至在假日我忙著應付客人時,還在我門市裡走動,聽我與客人之間的對談?

 

我礙於同行之間不需撕破臉,由他去吧的態度應付,他卻變本加厲,有次我早上又被黃師傅吵醒,處理完出貨狀況後,我便直接到五股門市開店,吃完午餐在歐式部分的主人椅瞇眼假寐,聽到有人進入門市,那走路的方式一聽便知是他,我繼續假寐不理。

 

十幾分鐘過後,我奇怪怎麼毫無動靜,睜眼一看,他坐在我對面的沙發上看著我?我一時怒氣上衝,罵他在搞什麼?他竟嘻皮笑臉地,說看我在睡覺不忍心吵我;我站起來走到他店內,跟他老婆說:拜託你管管妳老公好嗎?我在睡覺,他坐著看我是什麼意思?

 

沒想到他老婆的回答更讓我氣結,他說:我老公會來五股,本來就是來看你的;要不是你在門市,他根本不來的,你看他來五股,有哪次是在幫忙門市做生意?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