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579_1[1]  XGedA[1]  가니[1] imagesCAA3E558   

我已不記得當天晚上,我與吳澤斌到底談了多久?說了什麼?這已不是我想如何做的問題?無法停止的愛,你如何抗拒?不管接受與否都是傷害?一個自制力如此強的大男孩,為了你落淚?反覆不停重複不斷的話,只為求一個答案:愛我!

 

我不管了!既然你不懂我拒絕的原因;既然你不明白我的心意,我又何必讓自己如此痛苦?我又何必掙扎?如果你的命運注定要有我,那就順其自然吧!把心一橫,坦然接受了吧!這麼好的人有人求之不得,就愛他吧!走多久又何必在意,人的緣分盡了,愛火熄了,回首也不過爾爾!

 

我給了他想要的答案;也為我自己找到藉口?我有拒絕喲;是他硬要愛我?這自欺欺人的想法,只是為我們兩人的交往,加上一個合理的謊話???

 

星期天中午與成哥見面,約在獅子林10樓的港式飲茶,我帶吳澤斌一同前往,到了相約的來來百貨一樓,兩棟百貨大樓中間的廣場,有素人畫家幫人素描畫像賺錢,我跟吳澤斌兩人一邊欣賞畫家的作品,一邊親暱的耳語調侃?雖不如外人想像的場景,但圈內同志一定看得出端倪?

 

成哥從我身後走來,哇的一聲嚇了我一跳!我回頭對成哥笑罵說:哥!你很討厭ㄟ!一夥人七嘴八舌用話損我:見色忘友,有了男友沒了朋友之類的話;誰知道我心裡的苦?如果我真的能夠愛一個人,我又有何苦?但我沒辦法愛了!我的愛早就死在25歲那年;我的心早就冰封在北極的冰原下;晶瑩!剔透!潔白!無暇!

 

上了獅子林10樓餐廳,一群人浩浩蕩蕩地走到老位子坐下,因為太常去消費,連服務生都認得?就像在自家廚房?拿餐具.沾醬.點幾樣菜,再來就是點心車推過來時,點喜愛的小點(很懷念當時的氣氛)大夥唇槍舌劍的聊了起來。

 

吳澤斌見我與大家熱絡的談話,也只是默默地用餐,成哥他們少不了要對他品頭論足;然而以吳澤斌的條件,要挑剔的話實在有點難?玩笑若說得過分,成哥也會幫我解圍;吳澤斌雖未開口,但我知道他的心理!我表現出的不是他所認識的人?他臉上的表情充滿了疑問?

 

我是刻意讓他了解他將面對的事;不是他愛我或我愛他這麼單純?你既然要走進我的生活,好壞都要承受,這由不得你做選擇;你會看到更多,你會接觸更多人,你會有更多誘惑,時間會考驗你的愛情,你的淚也只不過是過眼雲煙吧!

 

吃完飯已經下午兩點多了,有約會的各自先後離開,我們跟成哥沒什麼事,便在西門町閒逛;成哥輕聲問我與他認識的經過,我只輕描淡寫幾句,便轉移話題,成哥知道我會再打電話說明,很有默契地跟吳澤斌攀談,因為他的外在條件實在太好,成哥怕我吃虧,想多了解他?

 

晚餐時我跟成哥已經分開,吳澤斌這時才開口問我一些事?我想他從下午憋到現在,也著實為難他了,我知道他的疑惑,在吃飯時一一對他說明,誰跟我比較親近,誰是點頭之交,與他們之間的情感如何?最後跟他提到GayBar的事,他很感興趣地說:什麼時候可以帶他一起去?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