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6)  images (3)  album_02_l  album_11_l  album_13_l  

超過12點的電話;我心想小楊又睡不著了?初到日本的他,由於尚未完全適應環境,加上語言溝通不良,思鄉情愁在所難免,當時過午夜國際電話有減免價格,只要想家便打電話與我聊天,即使沒說什麼,總是有人可跟他對話就好;所以我並未想到是吳澤斌打電話給我。

 

拿起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時,我心裡還蠻訝異地?怎麼這麼晚還打電話,只是一次偶然的邂逅;又非熟捻到一定程度,怎可在這種時間打電話進來,這是我生活方式的準則,也不喜歡被人破壞,尊重彼此各自的生活圈,才有長久交往的機會!

 

他一開口便先道歉說:小韓,不好意思這麼晚還打擾你,你睡了嗎?我本想罵他,但聽到如此委婉的口氣,也不便發作了;他說打過幾次電話都沒人接聽?今天打了兩通卻都不是我本人,也不敢多說,刻意這個時間打來就是要確定我接電話!

 

我回問他有什麼事嗎?他倒是很平淡的說沒什麼事?只是畢業考書讀得很累,想找我說說話而已;反正我也還沒睡意,便與他聊了起來,他問我想不想他?我心裡的感覺就是:又要來段愛的故事了!

 

每次談戀愛我都是以分手為前提才交往的?也許是我心中對同志的感情並不認同,加上林鴻給我的經驗;不管多瘋狂多麼不可理喻的行為,當愛情退色成淡薄的藍,也不過是一如早晨的陽光平凡罷了!

 

戀愛是公式化的;已有了初步的邂逅,再來就是互訴情衷談心的階段;我用慵懶的聲音與他聊天,問他些日常瑣事,幾時畢業等等的問題,他雖沒一一講明,但也讓我對他有了進一步的了解,最後他問我何時可再見面,我撒嬌地對他說:明天打電話給我,我們再約好嗎?我幾乎可以看到電話那端他雀躍的模樣!

 

如果小楊沒有到日本讀書,有小楊的陪伴,也許與吳澤斌這段故事,只不過是許多零星不足為道的片段,但機緣湊巧就是形容這種事,星期一早上上班時,我仍舊如往常般工作,並未因他而改變了什麼?

 

那天晚上回家以後,吃完晚餐,坐在客廳陪繼父看電視,我們兩人平常對話時,都是他在說我在聽?偶爾想到回應幾句;盡可能順著他的心意,畢竟年歲漸長,再痛的事也無法回頭了,與其惡臉相向,反不如保持距離的相處,才是家庭和樂的模式?

 

八點檔連續劇開始,我便回自己的房間了,放上自己新買的音樂錄音帶,隨手拿本賈德諾的輕鬆偵探小說,看著書便睡著了?等到被電話吵醒,也已經10點了!

 

拿起電話聽到他的聲音;我心想這個人還算不錯,至少基本的約束懂得遵守,我對他說今天有點累了,可是又想聽他說話?他體貼的說那讓你早點休息,我明天再打電話。

 

其實這只是戀愛的伎倆;我跟他說你陪我說幾分鐘我再去睡好不好?這時的我,心態上並沒有傷害他的想法,只想讓平淡的生活,有點刺激的感覺,而且對他的了解還不算多,所已交往的方式,戀愛的手法,並未跟其他人有何不同的地方!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