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s (4)  images (6)    album_15_l  

經過幾天考慮以後,我很委婉地告訴小楊;由於小妹正值叛逆期,其他弟妹也還尚未能獨立,如果無人監督恐怕會有點問題?

 

我這番違心之論的談話,連我自己都說得有點心虛;更何況小楊對我的了解,他並未再對我進一部遊說,我們彼此之間都知道對方的心意,在他赴日前的那段時間,我們總是盡量找機會相聚;因為要再見面應該是半年以後的事了!

 

工作上的成就一直是我引以為傲的事!由於能說善道;總給人錯覺是吃不了苦的 人?但在福興塑膠廠任職時期,我所推動的倉管作業流程順利進行之後,每個月小燕子會交給我報表,讓我自行安排進度,這已有點類似現代的責任制了。

 

我會在拿到報表時,開始計算大約的工時,經過仔細判斷如何節省清洗拌料桶的時間,或是超過一定數量時,也會有色差的問題等等;有許多細微的小事我都考慮周全以後才開始作業,扣掉國定假日以外的工作天,一個月我真正工作的日子不會超過五天???

 

我的做法是依現場生產為主,若沒特殊配色,常用色系都有一定比例的庫存,我會在工作時一次準備10天左右的庫存。

 

  曾經單日的工作量:最高達到一個人搬動15噸的原料?從搬動原料倒入桶內,拌好顏色倒入紙袋,縫線過後疊放栈板,一連串的流程不曾停歇,那種挑戰自我的感覺,早已不是薪水所能給予的報酬了!

 

每次忙完作業時間後,我都坐在倉庫裡,為我特地安排的辦公桌旁,有時看看推理小說,有時靈感來了便寫寫歌詞,興緻高昂時更會跟著音樂練唱?但後來小燕子與她二哥動輒便往倉庫找我哈啦,我倒不好意思在他們面前太過放肆了!

 

鄭老闆的母親曾經對我為何總是坐在辦公桌前頗有微詞;而且她的觀念裡,我這樣性質的工作,應該整天髒兮兮地甚而灰頭土臉?怎麼可能乾淨優閒的上下班,幸好年輕一輩的鄭老闆兄妹力挺,又幫忙解釋我工作的特性及我達到的成績,老一輩的雙親才釋然,還偶爾會笑說:少年郎想法真的不一樣!

 

離小楊赴日的時間越來越近,我們之間的感情越來越深,上班無聊常會打電話互通有無?到了假日前夕一定先計劃玩樂的行程,反正相聚時日不多了,等到去了日本以後,會有什麼變化誰也無法拿捏?我們是越快樂越難過?

 

小燕子的二哥在我感覺上,是一個有點神秘又帶點詭異的人,並非有精神疾病;只是當時年輕的我還不足以判斷他的心態為何?他的言談舉止並無不當的地方,與我對談也很坦誠,有時懶得開口,便安靜地坐在一旁,看我帶到工廠去的推理小說,聽我放的日文音樂。

album_09_l  album_04_l  album_10_l 

自從離開知惠以後,我對某類音樂幾乎無法抗拒?最具代表性的歌手,當然首推中島みゆき;尤其以單曲わかれうた為主發行的那張專輯,我幾乎聽到爛熟?但這樣的音樂台灣一般人接受度並不高;小燕子的二哥卻可安靜地跟著聆聽?也不會對音樂的性質說出感想?這就是他讓我覺得莫測高深的原因!

 

小楊赴日發展的日子逼近,平靜的生活會有所改變嗎?誰也不知道?但在小楊離開台灣不久,我認識了生命旅程裡,第二個為我落淚的男人:吳澤斌!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