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5146_385947281495296_1771262039_o  

隔天上班沒多久;我打電話回家,心想如果繼父在家,想跟他商討與知惠的事,未料電話打通時,剛好他接的電話!我一談及結婚的事他批哩趴啦怒氣沖沖地說了一連串的話?

 

我想電話裡談不出所以然;跟人事經理說家裡臨時有事,要請假回去,請他幫忙找人代班門市業務,處理完公事.交代清楚,出了門叫輛計程車便趕回三重了。

 

一回到家;繼父坐在客廳見到我回來,問我不是在上班怎麼回來了,我對他說特地請假回來要跟他談知惠的事情,他聽我如此說話的語氣,馬上站起來指罵我翅膀硬了?連父母的話都不聽了?

 

一串話不停的指責,我連開口的機會都沒有,最後丟出一句重話:你要結婚;你那麼自私,你都不顧弟妹的死活?聽到這句話;我只覺得整個人心都涼了!不管我再怎麼做,原來在他心中我是自私的?

 

他難道忘了長股刺開始沒辦法工作;小妹剛從醫院抱回家,我是怎麼學幫不足月的嬰兒洗澡,晚上他痛到無法入睡,我都要替他搥背拍打腿部的神經直到他入睡,國中三年媽媽想盡辦法掙錢渡過;是誰在幫忙照顧?成長以後固然狀況不斷,但總未誤入歧途!

 

從小成長的環境,周遭鄰居孩子的變化難道你沒看見?男孩子還好,並不全都跟著混幫派,但女孩子呢?幾乎為了培養家裡的男丁一個個地被推入火坑!我們家很幸運地沒有發生這樣的事;若不是媽媽太過堅強,又有宛如神助的運氣,恐怕你還見不到自己小孩的成長?

 

他這樣沉重的話聽得我猶如被雷擊一般,為什麼不讓我在那場車禍中死了.算了.偏偏要我奇蹟式的毫髮無傷?原來算命先生說的禍不單行是這個?我無力反駁?也不想開口爭了!

 

我好累!心也碎了!一個人坐在客廳摸著貓公的頭,那天牠彷彿了解我的悲哀般也不反擊我,就靜靜地由我撫摸?土狗哈利從屋後過來對著我吠了幾聲,也在我身邊默默地坐著?我不知道自己坐了多久?

 

隔壁鄰居要過來打麻將,與我打招呼,我很勉強地對她笑一笑,忍不住情緒又不願讓人知道,就這樣渾渾噩噩地出了家門!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