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4089_329601700461182_956015565_o那段日子很難去形容心中的感受,每天除了上下班以外,星期六晚上陪林鴻到Gay Bar走走.玩玩,星期日則陪李仁回部隊,幾次以後,李仁就不要我再陪他?我想也許是在言談中他逐漸了解他必須承受的事實,軍旅生活其實並不難過,有錢人家的兒子,知道用錢便可讓日子好過,當然用錢來打發,少了他的事,生活更簡單了!我也不用思考未來如何,決定不結婚以後,活著就是快樂就好!

 

認識簡民倒是出乎我意料的事?每次去GayBar,我一向去唱我的歌,林鴻則喝他的酒,兩不衝突也互不干涉;有時公關會過來打招呼,哈啦幾句便離開了,偶爾遇到成哥或其他朋友,也是依然如此,時間晚了便回家,從未想到再與別人發生關係,林鴻對別人會有吸引力?真是始料未及!從認識開始我一而再的離開都被他用眼淚追回來,所以他會移情別戀我更無法接受?

 

 那天晚上簡民主動過來與林鴻聊天,我也不以為意,反倒落得輕鬆;到別桌與其他人聊些八卦,嘻笑怒罵好不愉快,林鴻每次與我出去時,見到我與別人說話.打招呼,總會用緊張的神情注意我的舉動?我很討厭他這樣的心態,卻無法改變?

   

有人陪他喝酒聊天,我感激都來不及怎會想到其他!要回家時簡民突然問起可否到林鴻家住幾天?他解釋北上是來找朋友,未料找不到人;到旅社住又要多花錢,如果方便的話,讓他暫時住幾天,我想這也沒什麼,林鴻用眼睛示意詢問我,我當然落得大方就隨口答應了。

 

一回到家我倒頭就睡了,當時Gay Bar消費不高,我與林鴻出去都規定他只能點一瓶酒,公關會過來幫我們開酒,加話梅.柳橙汁調酒,我一般都會喝一杯酒很少果汁很多的調酒,小菜不花錢,這樣一趟才不過500元,酒精量雖少,我仍然不勝酒力,每次都是睏到被林鴻吵得睡不著,這次林鴻沒吵我倒是難得?

 

 天亮醒來,見林鴻與簡民裸身睡著,我並未生氣,反正就是玩玩而已,讓林鴻打野食,多一點生活樂趣,煮熟的鴨子終究飛不上天,我的想法是認為如此,也許是太過自信,也許因為林鴻三番兩次用淚眼求我回來,所以我並未因他與別人發生關係而不愉快,還用調侃的語氣叫醒他們,問昨晚有那麼累嘛!

 

一起走到熱鬧的市區吃完東西,我對林鴻說想回家,反正有簡民陪他,他馬上緊張地說你不要生氣,我笑著說你別作賊心虛,男人嗎誰不圖個新鮮,再說從認識我到現在你也都規規矩矩的,這樣我反而壓力很大?

 

幾天的時間就讓簡民陪你,反正過幾天他就回南部,星期六我再和你碰面,話一說完也不容他多解釋,搭上計程車便走了,沒想到星期六打電話給林鴻,他人卻不在家?我納悶他去了哪裡,打電話到常去的GayBar,也找不到人?我安慰自己也許跟朋友談工作的事,應酬喝酒在所難免,等明天找到人再問他吧?

創作者介紹

韓宏基/小龜的家

韓宏基/小龜的家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